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费发布
当前位置:情感故事首页 >> 人物故事 >> 似是一场春雨 (一)
似是一场春雨 (一)
2010-03-31 11:08:59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658  文字大小:【】【】【

玫终于忙完了年底的最后一场订货会。整个人象散了的机器,每个部位都不能弹动了。

    她推掉所有的约会。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紧收拾,回家洗澡然后安详地睡个觉。从整个订货会的筹办,策划,安排工作,部署人员,乃至最简单的抄写订单,全部她都必须清楚。因为这是她的工作。人升了官就必须得忙。在现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一个女孩子光靠着文凭出来的,只有比别人更加勤奋,饭碗才能抓得比别人牢固。她记住了。

    回去的路上,玫一直放着音乐,把手机的儿塞死死的套住自己的耳朵,深怕别人叫住她,她可以以此作为理由,她听不见。那首叫‘最初的梦想’的歌一直伴随着她。五年了,从毕业到现在已经是五年了。

    半个小时以后,玫回到家中。这是一个一房一厅四十平方左右的房子,租的。房间摆设花了不少她的心思,简单的小床,各种各样的书刊。桌上没有吃的,只有一盆可以常年累月不用操心的仙人掌,这样房间就不至于单调,简单又省事。里里外外看来她还算是一个爱干净的女孩,惟独是那张比较陈旧的书桌,一直散乱着,有电脑,有杂志,有可乐,还有厚厚的烟灰。

    她一进房间先是倒在被窝里,软软的身体好象抓住了靠山。一躺就再也不想翻身的感觉。闭上眼睛,她好象来到一个曾经到过的地方,那里很安静,空气很好,周围都是树,边走边看,她发现前面是两条小路,一个是弯曲的,一个是直的,远远了望。弯曲的可以看到前面有个房屋,直的,就一直延伸,好象永远不知道尽头。她想了一想,自己究竟怎么选择呢?身上背着一个背包,里面只有一瓶水,和一个面包。如果顺利到达她可以马上补充粮食,如果是半路遇见麻烦,她也没有多余的钱可以挽救自己了。想呀想呀。忽然手机的振动惊吓了她,她猛地一个坐起来。才发现,原来自己又在做怪梦了。

    一个人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的思维是奇怪的,有时候很兴奋,有时候也很低落。为了消除这样的落差,她喜欢上了工作,不停的思考工作中的事情,也不断为自己冲电。因为爱情还离她很远,她没有那种感觉。

    玫非常清楚,在公司整天皮笑肉不笑的她。内心是孤独的。她的高傲她的严肃,不是自己自然的表现。这一切都是为了工作。如果哪一天,她能遇见那个能读懂她内心世界的男人,那么她也许有机会真正的表达自己。这一个人,等了又等。

    女孩都喜欢恋爱的感觉。玫也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她,本来就是活泼乱跳的。因为比较敏感,所以恋爱的时候,她属于主动形,要求男的在什么位置等她,要穿什么样的衣服衬她的衣服。或者是玩点小矛盾让男的掏干心思哄着。这些,几年前都给玫用过了。最后各自都包裹不住自己的性情。男的觉得压抑,她也慢慢觉得无趣。分开是好事,还可以继续找新目标。直到最后那一次。也就是三年前。她原本希望这个男的会是她生命里面的一个重要的角色的时候。她下了最狠的赌注。把感情和青春都在人性迷惑的瞬间全部交托了。可惜不到一个星期之后,玫偶然发现,原来这个男的是个有家庭的男人。而且家庭就在本地。她疯了。彻底的疯了。说放弃,她能原谅一个占据了自己身体的男人吗?说爱,她又能相信一个为了快乐忘记自己身份的人吗?左右之间,她选择了逃避。她不敢再见到那个男人了。如果见到,就等于伤害。所以在没有人过问的情形之下。她离开了原本已经稳固的环境。离开了所属的公司。从新来到一个陌生的区域。为了摆脱这样的黑暗,她发誓自己不会在招惹男人。为了保护自己,她必须工作,男人想在她面前威风,永远不可能。

    惊醒后的玫缓缓地下了床,随手拿了件睡衣,走进洗手间准备洗澡。看着那热气腾起的时候,仿佛自己全身上下都在释放。脏味,污垢,全身上下。通通洗去。这个澡她期待了很长时间了。真不愿意那么快出来。

    手机又在振动了。她注意到了。如果是闲人,她不一定会回,如果是自己家人,她总得理会一下,免得远在他乡的家人为她再次操心。

    原来是个恶搞信息。“请把钱汇到XXXXXXXX62314678帐号,急!”奶奶的,真无聊。她随意骂了个脏话,特别扫她兴,如果不是这个信息,可能她已经睡了,即使不能熟睡一会,也可以进一步跟着刚才那个梦探索个究竟。现在居然是个无聊人的信息。

    洗了澡之后的她,又清醒了,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打发这接下来的四个小时。现在才是九点。她习惯了十二点准时睡觉。第二天八点起来,用最充沛的睡眠保证好工作的质量。

    对于吃,她不是一个擅长的人,真的就只是一个面包或者是一个泡面就能美美的打发她的饥饿。最后她选择了泡面,因为家里还剩下两包。不吃就浪费了。

    泡面非常简单,只要烧了开水,调好味道,等三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可以开动了。

    在泡面的同时,她也习惯地打开自己的电脑,里面有她珍藏很多可爱的同学照片,也有她喜欢的音乐,上下QQ又可以聊几个陌生的人,这样也算是一种享受吧。

    夜是静悄悄的过了。

    第二天一早,玫向往常一样,起来换衣服简单地化了下妆,时间用不到半小时,赶紧到楼下的早餐店吃了个肠粉,然后又挤上了那个看到就讨厌的679公交车。她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人的体积可以一下缩小到无法接受的限度,明明是一个大胖子接近两百斤的人,非得卡得住在上车前的位置。那身体,那手那脚,好象都不知道塞在哪里了。没办法,这就是生存,在仅限的空间,发挥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玫还算是幸运,不是站在他的旁边。看到在他身边的周围的人,不知道多少排斥的目光,想起来就可怕。

    上班的位置,离她住的地方有七个公交站,每天她都要剩下半个小时坐车,预留半个小时塞车,在商业繁华的办公地带,交通阻塞是常年累月的事情。为了保证不迟到,她习惯了提前。

    脚踏进办公区,打卡之后还离上班时间有十分钟。这时候,她赶紧为自己先泡上一杯绿茶,公司对员工还不算是刻薄的,休息间里面咖啡,饮料,饼干,什么都会有点,但是好在大家都很自觉,不会把这当成了必须,只有在很无奈的情况下才会到这里来那一点温饱下自己的肚子。以前常听说,谁谁的公司都成了救济场所了,公司的纸巾和零吃被他们拿来瓜分,吃不完的带回家,这种小市民的做法成了隐患。公司一旦发现,马上断绝开支。

    好好的一天又开始了。享受工作的压力吧。

    玫有个很要好的朋友,最近准备出嫁了,男人不是本地的,要移民过去。先接受分居生活吧,先领个结婚登记,再摆个象样子的婚宴,呼朋唤友地喝一场。

    想到比自己小的朋友都结婚了,玫真的开始笑话自己,不知不觉中,她混过了三十,三十后的哪一天她的白马王子又能出现,出现了又能很好地爱她,然后两个人结婚?一想就是一个遥远无期的话题,只会让人更加惆怅,还是干脆一点喝人家的喜酒算了。

    结婚的当天,玫没有时间赶上换衣服,就穿着简单的工作服参加了宴会。进场的陆续是亲戚朋友,一个接一个,场面非常壮观,每个人都喜气洋洋地道贺,送礼的送礼,给钱的给钱,她真羡慕啊。原来结婚还有一个好,就是不怕贪婪。能给的都能接受。

    玫送的也是红包,因为实在不知道送什么适合,她不懂,最直接就是给钱,要什么能买什么。为了充下面子,她狠心给了整整三千。这个月就不要想去ONLY或者是艾哲什么牌子之内的商店买衣服了。不过她舍得,舍得舍得,不舍哪有得。

    宴会安排得相当的不错。吃得玩的都有,她也不例外,赶紧混了饱,接着跟着大班所谓的好朋友走进了歌厅。

    天啊,人那么多,是看人啊,还是看表演呢?

    最后她找了一个适当的位置坐了下来。

    ‘小姐,请问喝点什么吗?’一个服务员问道。

    ‘嗯,给我来杯果汁吧!’玫说。

    “等等,还是给我来杯红酒吧。”一想到宴会的质量,玫肯定这的红酒绝对不会是几十块钱一支的,好歹和豁出去了,反正这认识的人不多,就喝吧!

    这里男男女女都有,中年偏多,但是都算是结群了。她实在找不到理想的对象能跟她一起畅饮。孤单的身影惟独是她专利一样,一个人,单单地。

    忽然身后转来一个女人,身上的迪奥香水简直象是杀虫的狠。扑一下,窒息一下的感觉。玫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是谁,她就已经主动打招呼了。

    “哎呀,你怎么自己一个人窝在这啊。大家都在那边呢,还搞行为艺术啦,穿的是什么衣服啊?”女人的声音有点刺耳,她终于辨认出是谁了。原来是以前大学时候的英子。结婚不久因为怀孕早就嫁给一个比她大十二岁的男人,做了家庭主妇。现在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以前她哪敢这样评介玫的。上上下下谁不知道玫是个最个性的女孩,不说是品味吧,就连言谈就已经可以镇压所有男生了。

    英子有的不是韵味。只是一般的暴发户女人的气息。穿金带钻的。

    “好好好,你不要捏得我那么急嘛,我跟过来就是了。”玫有点难以抗拒,不去就是不给面子了。去的话,也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的好。

    “结婚了没有”?英子忽然问到。

    “暂时还没有!”玫回答。

    “那就好了。等会,我跟你介绍个有条件的男人,说不定这就成了。”按英子的意思大概就是只要她出面的事,没有什么不成的。

    玫狂晕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要别人帮自己介绍才能嫁出去那么严重呢?可笑!

    转了几个圈,从吧台一直延伸到舞台中央位置。她被英子狠狠地按住坐下了。她没有看坐在一起的是什么人,她也没有意思想把自己表现,自然就只是想当个过客,可是现在的英子已经成了她的推销员。嘴巴不停地在说什么。因为音乐实在是太吵了,玫根本是听不见的。接着是一阵又一阵的笑声,不时还有人拍掌。玫在想,疯了疯了。这里的人都把自己看是什么了。

    这时,英子又把玫拉到一群男人当中。挨个挨个地说要介绍。玫在想,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啊,自己都已经结婚了,还跟那么多男人亲密,就不怕她老公介意。还那么卖青春,都是孩子的妈了。穿得象个未婚少女一样,可惜眼边的鱼尾纹还是比她的多。

    玫只好顺理成章地坐下了。这时候,她不是热,是拥挤,从来没有这样跟陌生的男人交流用这样的方式,即使是公司的业务,她也仅仅是陪点酒就算了。

    “你好啊,我是玫,产品主管。”玫觉得自己很不自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称呼对方,先是自己把自己说了出去。她忘记了掩饰。

    “你也是做产品的,我也是啊。”马上有一个中年男人主动挑开话题了。好象生怕落后了。

    “玫小姐,你看起来很能干啊!”其中一个人插话。

    天啊。玫在想,这个男人怎么那么吝啬的啊,好歹也用个‘漂亮’或者是‘年轻’招呼下自己吧。真的没有水平。

    围在一桌男人身边的感觉真的不是滋味的。她很想马上有个人叫她离开,可是没有,剩下的她只好用酒代表说话,一个一个的回他们的酒庆。

    这个时候,她忽然发现。她对面有个沉默的影子。一直没有跟这帮人一样离不开她的视线。穿着蓝色的衬衣,休闲,却又大方,年纪看起来应该也是三十左右的人。

    明显玫的眼中注意他了。

    这时候,这个男人,电话响了起来。应该是个不重要的电话,因为他没有回避。

    “你说什么啊?我听不见!”男的大声的说。

    “好了宝贝乖乖,我今晚应该不回去了。这边很多人,我回去很晚,所以就不回去了。”男人这样解释。玫在猜想,这个家伙原来是这样哄女人的。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她,他忙什么。迟一点回去都比不回去的好啊。再说人家结婚,又不是他结婚,干嘛不能回去呢?

    大家一直在热闹,玫也习惯了。

    这时候,男的电话又响了。

    “怎么了,我的公主?”

    “好好好,我回去的时候给你带宵夜啊,要吃辣的,我记住了。”男人很热情地说。

    原来是个误会,这个男人是个花心的人,身边同时有这样那样的女人。玫开始觉得自己对他的好感完全消失了。男人这东西。

    宴会马上要完了。玫谢绝了一切的约会,只在难以避免的时候留下了电话号码给他们,最后还是自己回家。

    然而这个男的,一直没有借任何机会跟她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她的对面。压根好象就没有注意过她的存在。

    这就是所谓的,不是你的,就永远不是你的。

    星期一是一周里面最忙的一天,玫必须八点赶到公司,因为每个星期一她都要准时安排好她那组人员的工作,每个环节看起来已经是很规律的事情了,但是操作起来的时候还是必须谨慎,如果出了差错,又会是一场谁都不想负责互相抵帐的争议,她不想她的部下发生争议,她更加不想袒护谁,虽然她能明显分辨他们的内心。谁是主干谁是拍拍马屁的,都一清二楚。大家都是为了生存,只要不是过分的事,她一般不会计较,为公司打一份工作,为的也是生活,不是为出气。

    ‘ANNA,你能不能把状态调整好,把设计稿给我的时候是直接PASS的?’玫对着那个眼睛一直游离的女孩说话。

    ‘我做的都觉得可以啊?’女孩说。

    ‘可以,这里我有多少是可以的东西了。我要的是晋级的,提升的,按你的水平,你不回永远都停留在这个点上吧,就上你身上的衣服,我可没有见你穿两天一模一样的衣服,人会变,为什么设计不能变?’玫有点严肃了。她必须得说出中心的话,否则你这个时候软了,害了还是对方,被炒不是她的原因,老板是拿钱出来办事的,不会跟你论感情。

    “玫玫,我这个要不要改下啊?我觉得这个地方还不是很细致的!”小威在插嘴,新来的人,一般比较勤奋,也比较无心计。

    “呆会吧,你拿到我的位置上,我看看。”玫说。

    “基本上的工作任务,我已经打印出来了,人手一份,按进度进行,该加班的就自己主动加班,不要拖后腿啊!”玫很怕这句话成了她的口头蝉,那么锋利,那么刻薄。

    回到自己位置上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了。这时候她的胃开始受不了。肯定是今天没有吃早餐的原因,她赶紧找个东西塞进嘴巴。

    拉了几层抽屉。惨了,这下她的后备弹药全部掏干了。于是她只好走到休息间看看。

    走了过去,门是反锁的。原来,值班员把钥匙不见了。今天还没有来得及开。

    玫有点痛苦。谁能打救自己啊。上班时候,出去的话,就会被扣分,还要你检讨。真是麻烦。

    没办法的情况下,她只好硬了头皮回到办公位置。拿起杯子多喝点开水吧。

    “李程,那我就不送你了,开车小心点啊!”老板的办公室走出两个男人的身影,玫觉得很面熟,好象是那里遇见过的,但是她不能肯定。

    就在她脸色最难看的时候,其中一个男人注意到她了。对她微笑了一下。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谁啊,能那么早的要老板亲自出马招呼,肯定是个大客户来头。”玫想。

    男的顺势走进玫身边。

    “请问你是胃不舒服吗?”男的细声问到。

    玫还是愣住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说是,他又能理解吗。说不是,好象也不太好。情形之下,她也用个微笑代表了一切。

    周围的人在老板在场的时候,都会比较刻苦认真,埋着头,从不关心身边的事情。

    男的没有再继续问了,他好象赶时间要马上离开,临走的时候,他悄悄地塞个玫一颗巧克力。然后转身离开。

    玫觉得太神奇了。简直是天掉下来一块馅饼,她有救了。想都不想,直接开了就送了嘴上含着。这是什么牌子的巧克力啊,滑滑的,嫩嫩的,而又不腻。

    这时候她才偷偷翻开外包装。哦,是‘好时’。

    这个人是谁?她想着想着。

    生活的际遇可能就是发生在你无法想象的瞬间。好的是缘分,不好的也就是天意了。我们无法解释当中的理论,因为越是清晰,事情就变质了,还是自然的好。

    看看今天的天气。外面下下蒙蒙的细雨。雨细而稠,似是一场春雨。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粤ICP备07015598号]
           网上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