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费发布
当前位置:情感故事首页 >> 人物故事 >> 何事秋风悲画扇
何事秋风悲画扇
2010-03-31 11:08:59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393  文字大小:【】【】【

即使过尽千帆我依然记得你流泪的眼,清澈的容颜,而我在你的心田,早消失不见。

    一、秋海棠

    初次见他是在姐姐的葬礼上,秋家庄大小姐无故身亡,这事传到京城竟也惊动了皇上。这也难怪,姐姐是宫中贵人,圣上宠妃,居然在回乡探亲的途中被人杀害,这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一件大事!圣上严旨神捕司速查凶手,可是这凶手是谁,一直都查不出个影。

    我是秋海棠,秋家庄二小姐。或许在世人眼里我所有的光芒都抵不上姐姐的一丝一缕,他们认为我一直都生活在姐姐的阴影里,她妩媚动人,我大大咧咧的倒像个男孩子。可只有我知道其实我并不羡慕姐姐,当初她进宫时哭得肝肠寸断的,又有谁来同情?如今这离开怕也是一种解脱吧!我叹息。

    姐姐的葬礼办得尤其隆重,不知道的还以为在举行某个庆国大典,只是大家都着素衣,白色,庄严肃穆着。他来时亦是如此,只,他不是走着来的。

    那是一辆精巧的两轮轮椅车,由两名少年推行,他们叫他“少主”。我微笑,这个人就是无情。江湖传言“无腿行千里,千手不能防”的无情就这样鲜活的出现在了我面前,我轻轻握了握左手,又缓缓放开了。

    神捕司个个严肃,这葬礼是他们一手策划的,其中的玄机有多少,外人无从知晓。他从始至终都守在姐姐的画像旁边,那画像姐姐生前最是喜欢,是天下闻名的画师归谷子所画。传闻大师归谷子从不轻意为人画像,即使你黄金万两貌若天仙,不得他的脾性,他连看都不看你一眼。他的画作千金难求,姐姐当真幸运。

    可如今,我叹了口气。哪怕集万千宠爱又如何,幸运之神总也有疏忽的一刻,她那样年轻却死得那样凄惨,一箭穿喉,脸也被毁了容。究竟有多么大的仇怨才会如此的让她不得善终呢?

    他们说这葬礼上凶手一定会出现,我一直小心翼翼的,可种种繁锁的礼节都已经过去许久了,连只鸟影也没看见,会是谁呢?许多人在心里猜测着。我有些冷,抚了抚身上的白色披风,突然觉胸口有些闷,两腿发软眼睛也开始模糊,我摆了摆头,一个踉跄便栽倒在地。

    我这是怎么了?我低语,旁边的丫环想过来扶我,也一下子跌倒了,我四下望了望,心中一凛,是有人下了毒!所有人都东倒西歪的,喘气不匀。难道真正的杀人凶手,此刻出现了!

    海棠!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头皮发麻,一咬舌,沉沉闭上了眼睛。

    秋,风清。

    二、无情

    初次见她是在那个女子的葬礼上,她穿白衣,眼睛晶莹透明。秋家庄是江湖少有的集黑白两道霸权于一身的大户人家,即是朝中显贵,又是武林各派的领航者。因此当秋家庄大小姐遇害的消息传遍江湖时,整个天下都震惊了。皇上明令速查凶手,可我们早知这是一桩异常棘手的案子,所以做了多手准备,却一直没有结果。这葬礼,便是我们的最后一着棋了。

    但愿能真相大白吧!我轻轻叹了口气。

    少主,这次布局这么完美,相信定能查个水落石出的。身后是从小与我一起长大的阿信和阿海,他们是我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屡次与我出生入死的,如我的左右腿般不可缺少。

    我一直守在那幅画像旁边,个中缘由很玄妙。这画是归谷子老先生的绝世之作,据传最近江湖上出现了一群专门偷盗归谷子画作的团伙,只因老先生已经病危,再无力画出什么旷世之作了,而当年秋家庄大小姐的这幅画像一经问世便引起了轩然大波,老先生也承认,那是他最得意的画作之一了。

    秋家庄大小姐秋婉蓉我是见过的,如今再看这画,就好像她还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一样,浅笑盈盈,国色天香。我转头看她清澈的眼,她继续微笑,欲语还休的,我的眼睛有些模糊,难道是我眼花了?

    少主!身后阿信低呼一声,我回头,看他缓缓跌倒在地,所有人都相继倒下了,唯有我。我知道凶手出现了,于是静静屏息等待着,可是许久之后周围没有丝毫动静,我快要耐不住性。

    无情!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就在我的身侧,我轻笑,果真是她么?我转头,却是一惊。

    你,你……我指着她结巴着说不出话来。

    她也笑,样子诡魅无比。为什么会是我,是吗?她走近我,眼睛不再清澈透明。你应该知道我一直都活在姐姐的阴影里,仿佛这世间所有的美好都是为她存在的,包括,你。

    她蹲下身子看我,又看了看我身旁的画。这画,真美啊!她叹息一句,伸手摸了摸秋婉蓉的脸,随后一个用劲,画烂了,画像上女子的脸裂了几道狰狞的口子。我有些心惊,她真的这样恨她么,恨到连与她共存一世都不能容?

    现在真相大白了,无情,带我走吧。她伸出双手主动束手就擒。

    可是,我迟疑。尽管我们费尽心思的追查凶手,而她如今终于自投落网了,可是我却迟迟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秋海棠,她不可能是杀人凶手!

    你,为什么?好半天我才挤出一句。只因她说的所有的美好里面,还包括我,难道真的是因为我?

    你想听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她低语,眉目如画。她从来都不知道其实她是美丽的,胜过了她的姐姐,她不知,那是我心深处最眷恋的一张脸。

    抬眼,阳光正浓。

    三、秋婉蓉

    初次见他是在什么时候,我忘记了,应该是很早很早以前了吧。自我有记忆以来便时常能见到他,母亲说他是来拯救我的,她很迷信。我需要什么样的救赎呢,我从不相信谁能救得了谁,我只相信我自己。

    后来的某一天,我被一个人杀死了。我是真的被杀死了吧,我不记得了。现如今我躺在这冰冷的棺材里,发觉自己越来越不能呼吸,我伸手抚摸自己的胸口,竟然是,温暖的!

    一年前我入了宫,那个铜墙铁壁的牢笼让我窒息,我还忘了说,其实那时我是代替妹妹入宫的。从小到大人人都夸我聪明漂亮,说妹妹是个假小子,可一年前的那道圣旨上却分明写着,宣秋家女秋海棠入宫,秋家女,秋海棠。从那刻起我便成为了秋海棠。

    后来渐得圣上恩宠,终于为我正了名,秋婉蓉。虽不若海棠娇艳,贤良淑德自是有的。我叹息,何时我亦变得如此卑微了?

    记得初见那个男子时我正跪在地上听封,但见他跨出两步扶我起来时那热切的眼神倏地冷了下去,你,你不是她?!他低语,语气里是掩不住的慌乱气息。

    不是什么?我的心紧了紧。

    哦不,没什么。他竟是摇了头,兀自在一旁苦笑。许是,有缘无分吧。

    有缘无分,我想起了另外一个男子,自我记事来就一直陪着我的那个男子,他能救得了我吗?我记得他曾经说过他是我的守护者,尽管他本身并不健全。他是叫,无情。我想我是喜欢无情的吧,可惜这种朝夕相处的喜欢早因着时光的流逝而淡若烟云了,所以当圣旨下来海棠尚还在迟疑时,我便大义凛然地站出来说不会让她受委屈,她露了笑脸,转脸却泪眼朦胧的以为我委屈至极,可是她不知道其实我隐藏了一段记忆,关于,她和无情。

    我爱无情吗?我想我是爱的,如果当时他肯留我也许我都不会进宫,可那时候他说,说要一生一世守护你们,现在你有了自己的归宿,我也安心了。

    可是你呢,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有些焦急,本只想用一个最差劲的方法来挽回他,谁知,他是无可挽回的。

    你知道,我一直喜欢的都是海棠。

    无情……你骗我……你……不会的……

    他说他一直喜欢的都是海棠,从来都与我无关的,是我在自作多情?可,我如何相信呢?

    后来他真的对海棠很好,而我在进宫之前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我去寻找一种叫“花落”的药草,据说若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同时吃了这种药,就会一起将对方忘掉。我一直相信这个传说,于是安心进了宫,一年后,回家探亲。

    我不知道究竟是谁想置我于死地,可是我是毫无怨言的,我欠他们太多,怕是用尽我一生也还不起。

    天很凉,如我的心。

    四、段云龙

    初次见她是在出外踏青的月芽湖边,我一脚踏空跌进了湖里,她几乎片刻之后就跳进冰冷的湖水中救我,当她柔弱的双臂紧紧地托起我将我向岸边推时,我忘记了挣扎和呼吸,也忘了自己本会游泳这一事实。眼巴巴地看她用尽全力将我托举起来,自己却没入到碧蓝的湖水里。

    后来,她躺在草丛里的样子很美,胜过这世间任何一处绝世的风景,我看见她挂在腰间的玉佩,上面刻着,秋海棠。我微笑,这是我第一次那样强烈的想要拥有一个女子,我想,若是能和她在一起,应是这世上最完美的结局。她的小丫环远远地朝我们飞奔过来,我慌忙解释又匆匆离去,原来爱情与时间并无关系。在那一刻的电光火石之中,我牢牢记下她美丽的脸。

    之后的之后,我屡次出宫寻她,我喜欢她不掬小节的脾性,喜欢她的江湖侠气,我暗暗地跟着她,却从没跟她说过一句话。我想我是真的很害怕失去她,因此不想她受到半点惊吓。

    原来思念可以积那么深的,深到每时每刻我都想看到她,想要好好保护她。当我看见她身边的无情时,看她对他笑得灿烂,我快要不能呼吸。那一纸圣旨是我这一生里做得最冲动的决定了,却也是最无怨无悔的一个决定。哪知应旨进宫来的,却不是她,定是老天看我已拥有太多,却不知我愿用我所有去交换,哪怕只与她相拥一刻的光阴。它听不见我说话。

    夜深,我望向窗外,那个女子她还好么?原来我自始自终都拥有不了她,她渐渐离我越来越远,我不知秋家庄竟有两位小姐,我不知她们会偷天换日的。可是我不想她有事,我强忍着没有发作,其实从我颁旨那天我就开始后悔了,我不想强求她的爱,这是对她的亵渎,我内疚不已。我对秋婉蓉的好想来也是对她的补偿吧,我以为就这样一辈子远远的思念一个人就可以了,原来不可以。

    我又看见她了,一身白衣衬得她凄楚美丽。她的眼睛依然晶莹透明,她叫她面前的那个男子,无情,你想要听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那刻我恍然看到她身后的棺材板动了动,是我眼花了吧,怎么可能的?她倾上前跟无情说了句什么,我看到无情立时瞪大了双眼,随后他看到了我,低声轻呼,皇上!

    周围人都无力出来迎我了,他们只眼神恭敬地看我,我说你们的毒半个时辰之后就能解,现在,容我带海棠走,我有话要跟她说。

    可皇上,她,杀了秋贵人……无情的眼神有些闪烁,他看着海棠时满是不舍。我知他的意,他不想海棠出事的,他,真的很爱她吧?

    不知与她转了多少个弯,我们绕到了月芽湖边。她说皇上,你想要告诉我什么,是想说姐姐,本是你杀的么?

    海棠,你怎知……我退后两步心生恐惧,为何,在她面前我会如此害怕呢?

    她微笑,她的笑很美。她不知我所有的情绪波动都是因她而起,她说段云龙,我一直记着你。

    风起,湖水晶莹。

    五、秋海棠

    那一日父亲叫我进房,问我是否认识一个叫段云龙的男子。我摇头,又点头。该说认识还是不认识呢?我心里没底,随后出门,撞见了无情。

    他说他找秋家庄二小姐,我说我就是,随后我们沉默不语。他说你知是谁找你吗?我说无情,你已不记得我了,可是你要记得你喜欢的,一直都是秋婉蓉。

    他沉默许久,说,你可认识段云龙?

    是你想要归谷子为姐姐画的那幅画吧,无情,从这刻起就当我们从未见过,姐姐的葬礼上一切的答案自会揭晓。我转身离去,一步,两步,步子很轻。我记得离开的时候我的心很疼,如针扎般的刻骨铭心。

    你问的,不是我想要说的,不要问我为什么,当是我,再欠姐姐一次吧!从前的从前,从这刻起,已烟消云散掉,你说的那些保护的誓言,那些陪伴的承诺,我已自动从脑海里清除了。

    许久之前我遇到一个易容师,因为好奇我央他教我学易容术,他不肯,只教了我些皮毛,比如如何在皮肤上制作疤痕,如何让一个人变丑,甚至,如何让一个活着的人看起来像个死人。我不喜欢他教的那些也就敷衍了事,倒也学了个七八成,骗人一时尚可,骗不了人一世。

    原来欺骗也需要真本领,我是认识段云龙的吧,即使我真的忘了无情。我是真的忘记无情了?

    月芽湖的湖水很蓝,他站在我身边,那刻我突然感觉很温暖。其实皇上,若我早遇见的是你……

    爱无影。

    六、无情

    那天见她时我就知道我们都已经记起了曾经,可我还是说我找秋家庄的二小姐,她说她就是,随后我们沉默不语。

    有多久没有这样安静地呆在一起过了,她走在我身后默默地推着我,她曾经说她多么羡慕阿信和阿海,可以一直伴着我。她说这话时我的心有些疼。后来在葬礼上我看着她向我走来,我浑身冰冷。神捕司不是没有怀疑过她的,可是我一直极力为她开脱,我说她爱秋婉蓉,又怎么会杀了她?

    可他们说,秋婉蓉并不爱她。

    她代妹妹入了宫,这还不算爱吗?

    你以为她不知道,皇上就是一直隐藏在暗处保护秋海棠的段云龙?

    他们说,皇上一直都藏在暗处保护着她。我记得小时候我曾经说过要一直守护她们的话,可是当另个男子出现时我才知,我有多么的愤怒和歇斯底里,我对秋婉蓉说其实我一直喜欢的都是秋海棠,这不是玩笑,我是认真的,可是谁相信呢?他们都以为我从小到大喜欢的都是秋婉蓉,包括曾经的我自己。

    她说无情,你想听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不要太悲伤,不要有人离开,没有谁喜欢谁而不可得,即使结局不圆满,也一定要刻骨铭心。海棠,你愿意给我一个这样的故事么?

    好,她笑着倾身上前拉我的手。你知道吗,其实秋婉蓉她,并没有死。她附在我耳边低声说。

    啊!我瞪大双眼,随后看到了她身后的那个男子,于是低头,皇上。

    这个男子就是段云龙,他意欲带她走,我不舍,却无力挽留。我看着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知道也许从此以后我都见不到他们了,海棠回头微笑,轻启朱唇,她是在跟我说,再见,无情。

    我吸了吸鼻子,似乎有泪正往外涌,我听到了棺材里有轻微的动静,她果真没有死!可是她活着做什么呢?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你所拥有的都已成过眼云烟了,你的存在其实是虚无的,你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她掀开棺材盖探出了头,眼神迷蒙,她也已不再是从前的秋婉蓉了。

    泪无语。

    七、秋婉蓉

    下手的,是皇上。却是海棠救了我,将我易容成凄惨的死状。皇上严旨查办,他倒成了最无辜的那个。可是我不怪他,你如何去怪一个用尽全力去爱的男子,他的爱那样惊天动地,这是我唯一羡慕海棠的地方。爱而不得,在这个故事里谁与谁都一样。

    我从棺材里出来时正看见无情发呆地望着远方,那里已经没有人了,那里却有他的心在渐渐远离。无情!我走过去拍他的肩膀,他抬起头,眼圈有些红。

    你果然没死。他似乎并不诧异。

    是,海棠救了我。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我请卫士送你回宫。他欲离开,似乎我是洪水猛兽。

    可是,我回去做什么呢?我低语。

    他淡漠地看着我,满脸陌生的表情。只是,我回去真的可以做什么呢,我所熟悉的人都不在了,独留我存在于那里,不是一个笑话么?你,真的从未喜欢过我?我仍然不死心的追问他。

    现在再问这些有什么意义?你、我和海棠之间的纠葛,到此就结束吧。你欠她的,她负你的,从你这次死里逃生之后,都随风飘散了吧!

    他叹息一声,转头,白衣随风而起,他的轮椅往远处滑行。我知从此也许他再不愿看见我了,这是我们的最后一眼吧,我的泪滴落下来,心一下子全空了。如海棠救起重伤的我时说的,当是,两清了吧。从此,我们真的两清了吗?

    琉璃心。

    八、段云龙

    她的笑很美,那是我一生永恒的记忆。她说秋婉蓉是你杀的吧?那一刻她眼神冷清。

    我以为我杀了秋婉蓉就能再见到她了,我真的很想念她,日日夜夜的想,她不知道,秋婉蓉却明了。她时时以此暗里讥讽我,我厌倦了,想一了百了最好。原来爱真的会让人义无反顾,比如姐妹相残。她说你以为你的心上人真的那么纯洁无暇吗?当日进宫若不是她下了迷药,我怎会那样仓促就入了宫,她明知我那么爱无情!

    无情,又是无情!他不过是一个不健全的普通人,怎值得她们如此的身心相许,哪怕用尽生命?我突然无法掌控这故事的结局。

    皇上,当日父亲问我是否认识你,说无论如何我也要代你顶了这罪,只因你这样做,都是为了我。我真的很感动,可是爱与所有表像的附加无关,姐姐没死,我们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然后再重新开始,好不好?她软软细语,眉目却无情。

    你爱他吗?

    谁?

    无情。

    爱,曾经,很爱很爱。

    不是说一切从头开始么?

    如果可以选择,我情愿爱你。

    为何不能选择?这话我没有问出口。爱与不爱若能选择,我又怎会沦到比平常人都不如的这一步,这是最让人无能为力的一种感情。

    我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不知道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再相见,于是我在她的身后说,我会一直等你。她的脚步缓了缓,又慢慢走远。

    我蹲下身子捂住脸,只觉胸口纠结着疼,像是丢失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伤别离。

    后记:秋海棠

    多日后当我独自坐在秋家庄的后花园里看红叶落下时,姐姐已经失踪半年了。神捕司一直在寻找她的下落,无情也日日不辞辛劳的,却一直查不出她在哪里。我与无情见过一面,我们远远地对望着,我的嘴唇动了又动,终究什么也没说,其实有许多话想说,真的。他的眼睛晶莹,许久许久,静静地转过身去,我们没有再回头。或许从我用迷药将姐姐迷昏的那刻起我就注定不能再拥有这个男子了,以为可以独占,却是人人都伤得彻底。他与我们之间的牵扯,从来都说不清谁重谁轻的。可我会一直记着他说的话,他说要一生一世守护我们的,那是我听过的最美的情话。

    皇上依然忙碌,我没有再见到他。普天下的臣民都知道他在等一个人,却没有人知道那个人就是我。天凉了,我紧了紧身上的衣,记起某天曾依稀听一位老者说过的一个传说,是如何去寻得迷药“花落”的传说。说如果你想要拥有这种迷药,就必须得将你的心愿告诉主人,这个愿望必须得感天动地,倘若实现了,他就会给你最深的祝福,如果实现不了,你就要一生留在他的身边为奴为仆。普天下有许多人都想要得到这种药,却没有人敢去打这个赌。爱,从来都在人的意料之外。

    那么姐姐,我是不是要跟你说一声保重,或是永别?至于我们是如何解了这迷药的,只有天知道,而你,永远都不会明了。

    我起身,这天,凄清的冷,如我的心。我的日子还剩下多久,又有谁知道呢?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粤ICP备07015598号]
           网上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