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费发布
当前位置:人生感悟首页 >> 点滴补白 >> 石磨
石磨
2010-03-31 13:16:48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999  文字大小:【】【】【

在我们跨入文明之门,享受今天小康生活的时候,对曾经留给我们的美丽印记,会真诚地景仰。

    老家宅院的墙角,放着一架石磨。在我的印象中,全村十几户人家吃的面全靠它磨出。因此,老家的磨坊成了我童年的一道风景。

    磨,最初叫}(wei),汉代才叫做磨。磨有用人力的、畜力的和水力的。石磨的发明人是春秋末期的鲁班。在鲁班生活的时代,人们要吃米粉、麦粉,都是把米麦放在石臼里,用粗石棍来捣。用这种方法很费力,捣出来的粉有粗有细,而且一次捣得很少。鲁班想找一种用力少收效大的方法。就用两块有一定厚度的扁圆柱形的石头制成磨扇。下扇中间装有一个短的立轴,用铁制成,上扇中间有一个相应的空套,两扇相合以后,下扇固定,上扇可以绕轴转动。两扇相对的一面,留有一个空膛,叫磨膛,膛的外周制成一起一伏的磨齿。上扇有磨眼,磨面的时候,谷物通过磨眼流入磨膛,均匀地分布在四周,被磨成粉末,从夹缝中流到磨盘上,过罗筛去麸皮等就得到面粉。

    我家的石磨大多是靠牲口拉的,有时借不到牲口,就两三个人一起推。那时把红薯干或高粱或少有的小麦淘净晾干后,倒在磨顶上,它们就从两个磨眼一点点地滚落在石磨的罅隙,一遍遍地碾过,一遍遍地磨细,然后便用丝罗在糊满桑皮纸的面柜里,来回地筛,丝罗下的就是能吃的面,丝罗上的倒在磨上继续地碾过。面罗分好几种,有粗罗、细罗和二细罗。玉米面粗些,一般用粗罗;豆面要做面条吃的,细罗不下粗罗又太粗,就用二细罗;麦面是细粮,自然用最细的罗。直到只剩下粗糙的只能喂牲畜的麸皮。

    石磨很重,牛或驴再被捂上专门制作的眼罩,会喘着粗气,不停地沿着圈儿走,累了想停下来歇一歇,会挨主人的棍子,便赶紧再走。

    好像那是一条永远走不到头的路。

    磨眼不能空的,空了,就会碾坏了石磨,所以必需一边清扫磨盘,一边来回地筛和往磨眼里倒。一个人往往是忙不过来的,我常常帮助母亲磨面,脸上和身上会落入粉尘,就完全成了一个小白人了。磨完了,却并不急着去洗,总得等下地的父亲夸上几声能干,方才舍得拍打几下。

    村上的人都是极其憨厚的。借了人家的牲口套磨,总要送人家一瓢麸皮,算是对牲口的褒奖。使用了一次石磨,也要留下一些磨底,以便别人再用,不至于上场时碾空。

    石磨是要经常锻的。选上一个黄道吉日,请上一个有名的石匠,叮叮当当地敲打,重又凿开更深的缝隙,让磨齿凸现。再磨就会又细又快了。重锻一次磨,要好好地招待匠人,一般就是煮上一碗咸鸡蛋,炕上一个香喷喷的油馍,临走还要送一个手巾和一包香烟。逢年过节要给石磨上香,还要贴上一个至今我都没弄懂的白虎大吉。

    如今,电普及了,现代化的面粉加工厂早已取代了石磨,诸如锻磨匠人等行当也早已改行。扒倒了石磨,永远不再让女人孤独地在磨坊做活儿。如今冷落的石磨在老家的墙角休憩,梦中也许在为曾经的辉煌而陶醉。

    石磨呀,几百年之后说不定会是文物呢。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粤ICP备07015598号]
           网上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