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费发布
当前位置:人生感悟首页 >> 点滴补白 >> 红颜泪
红颜泪
2010-03-31 13:16:48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233  文字大小:【】【】【

天上纷纷扬扬地下着苍茫的大雪,整个大地都沉浸在一片白棉的海洋之中。群山深处的小村庄安然地沉睡在造化的宁谧里,悄无声息。唯有凛凛冷风携着阵阵寒流自东而来,那声势浩大得有点夸张。然而冬风温度再低,有世情一半的冰冷吗?

    腊月的风雪在窗外呼啸着。杏子冻红了双手,正在公婆家里做晚饭。还有半个月她就要嫁过来了,此刻她心里不知是喜是悲。瞧瞧眼下,她未来的家也就这个样了,一套从祖先手里传下来的土屋被积烟熏得昏黑,5.12地震过后没倒塌真是个奇迹。房子里面放置着颇似棺材的文物式柜子。

    第一次来看家的时候她不禁想哭,然而不嫁到这里她又能怎么样呢?虽然这里条件不比家里优越到那里去,但自己家处偏远的桃树湾。那儿地处群山深处,与世隔绝。若不嫁到地处开阔一点的豆庄,一辈子就只能在那个没电的山坳里用牛粪生火做饭了。那是她所深深厌弃的生活。况且父亲生性懦弱,后母一手掌权,对她欺凌备至。家里粗活重活都由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扛着。每个没星月的晚上,她总要偷偷地啜泣很久。如果不早点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家庭,她马上就要疯掉了。

    有点饥不择食的意思,有人来提亲之后,她看男方五官基本端正,就默然表示答应了。后母急于将她赶出家门去,二话没说就一口应承了。后母此时也正盘算着靠她的出嫁来赚一笔。

    杏子还有半个月就要结婚了,那几天她一直住在男朋友家里。那男子叫狗儿,生的三大五粗,小学也未曾上过,做事没有一点主心骨。开始总是对杏子讨好般地笑着。但由于礼金要的太重,还没结婚公婆就不给她好脸色看。可她想只要狗儿对自己好,她便知足了。于是还没过门就勤勤恳恳,俨然一副好媳妇的模样。

    狗儿起初的笑容在一起住了几天之后,也逐渐地褪去了。几至最后变得有点冷漠的意思。

    那个冬天的大地一直熟睡在雪的飞舞里。一个暮傍,杏子和狗儿一家人吃完晚饭后,狗儿突然对她发起了脾气,平时看起来有点愚昧的脸上横着一股怒气。他怪她家里要了太多的礼金,以致让自己现在负债累累,举步维艰。当时她吓傻了,自以为可以依附终身的寄托于瞬间烟消云散了。现在已经进退维谷,回家绝不是明智的选择,而退亲是绝不可能的了。那贪财的后母怎么可能把那些钱给退回去呢?思量无计,她想到了死,于是不动声色地去买了一包老鼠药,想找合适的时机以此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那天晚上他男朋友看到了那包鼠药。然而他竟没多说什么,只淡淡说别拿死来吓人,他是绝不会吃这套的。杏子满心凄凉,却反而渐渐她放下了死的念头。她是想用死来赚取别人的泪水,让家人以及这个懦弱而愚昧的男人后悔。现在看来她的离去似乎并不能在浮世的海面激起多大的涟漪。婚期将尽,她的生活路还长,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或许一切还有转机的,她想。

    还有五天就是他们的婚期,筹办酒席花了不少的钱。这让狗儿一家痛心疾首,因为他们家本来就穷的叮当响。杏子马上就要回先前的家里去了,等待狗儿来将她迎娶。然而在她离开的前一刻,他动手打了她。她彻底心冷了,冷如死灰。

    杏子如同丧群的孤雁,在迷茫而悲情的雪原上辗转游走着。现在她已经看清楚了。往前走,那场婚姻就是自己青春的坟墓了;而后退呢,那个残酷的家无疑便是自己末路的悬崖。人在失去希望的时候意志最薄弱,更兼杏子连凭吊回忆的楼阁都已经倒塌了。除了死的缝隙,可以给自己灵魂一点存在的空间之外,她还能走向何处呢?

    踱步在十二月的风雪里,满身心沾满了凄美的雪花。尽管世间的人都在准备欢聚,等待春节的团圆。可快乐是他们的,与杏子无关。想起马上就要与世长辞,而来不及享受一个女子生命里最大的幸福。泪水就从她悲情的湖泊一样的眼里涌了出来。一行行掉在零下温度的雪地上,马上冻结成咸的冰珠。她把粉末状的毒掩进嘴里,一口气仰面饮下多半瓶矿泉水。好把那解脱生命的毒素,迅速带向滚热的五脏六腑。

    从此,世上多了一y新坟,多了人们饭前茶后的一桩谈资,少了一个婚姻殿堂里的妙龄少女。那黄土地下熟睡了的红颜女子,曾把几行怨的冷泪,洒在那个深沉的冬季里。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粤ICP备07015598号]
           网上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