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费发布
当前位置:社会文化首页 >> 人生百态 >> 李白与大唐追星族
李白与大唐追星族
2010-04-01 14:23:35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815  文字大小:【】【】【



    大唐开元年间,我在青莲乡是个另类,因为我不是李白的崇拜者。

    有一年的腊月,我去找我的好姐妹月奴商讨开酒馆的事宜。那阵子经济形势不好,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失业了,于是我就想自主创业挣点零花钱补贴日用。

    月奴住在青莲乡琵琶胡同8号草房。我知道她比较贪玩,所以就顶着露水早早前去,临近琵琶胡同的时候,面前突然窜出一道白影与我擦肩而过,嗖地一声就消失在我身后。我看不见那道白影,却听到了“扑通”一声,接着听到有人喊“李白又跳河了”。

    这样我就猜出刚才那道白影是属于李白的。李白跳河的事我经常听说,但他在寒冬腊月有跳河勇气还是让我大大吃了一惊。我知道那条河的水很凉――前天我在里面洗白菜差点把我的手冻成胡萝卜。

    在李白跳河这件事还没让我反应过来之际,我前面的一条胡同就呼啦一声冒出一群青衣女子朝着河边跑去。众女子在我面前交错跑过的瞬间,我发现月奴也夹杂其中。

    我喊:“月奴,月奴,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后面又没有疯狗。”

    月奴没听见我说什么,我的话根本赶不上她。没办法,我只好跟随她们一起跑向河边。当我跑到的时候,河岸上已经站了一排人在那叽叽喳喳议论,并不时地指向河面。河面上,李白只露出脑袋在那大口喘气,惊恐地看着我们。

    我躲在人群中,看着月奴对李白喊:“你再不上来我可就要下去啦。”

    李白慌忙说:“别,你别下来,河里鱼咬人脚趾头,可疼啦!你们先回去吧,我这里不用你们照顾。最近太忙,我两个月都没来得及洗澡,身上很臭的。”

    谁知月奴没听李白的,反而一挥手笑着说:“姐妹们,李公子这么说,是想给咱们一次表现的机会,冲啊!”说完,率先跳进河里。其他女孩听月奴这么说,自然不甘落后,也纷纷饺子似的往下跳。

    李白一看这种情景,哎哟一声喊了句我的妈啊,直起身子就鱼鹰一样飞出水面,向岸上射来。由于速度很快,我想乖乖,这要是撞在我身上岂不至少把我弄成个五星级残废,于是连忙移步躲闪。谁知我小时候就缺少准度,这回腾挪刚好挡住了李白的去路。李白没得选择,一下子撞在我怀里。我暗自叫苦,更让我苦不堪言的是,李白把我撞倒后居然压在了我身上。我疼得哇哇大叫,用力去推李白,却哪能推得动。

    此时的李白已经脸色青白,牙关紧闭。我以为出了人命,忙大喊救命,说这可不怨我,我可不是故意的,大家可要为我作证啊。

    这时月奴她们已经从水里爬上来,把李白从我身上抬开后都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我起身走到月奴旁边对她喊;“你们这是搞什么嘛,我还以为这太平盛世出了一群女匪呢。”

    月奴嘿嘿一笑说:“这你就不懂了,这叫追星,我们叫追星族,当下正流行呢,估计一千年以后也不会落伍呢。”

    我哼了一声说:“哪有你们这样追星的,真是越玩越过火,差点闹出人命来。”

    月奴望着李白说:“没办法,谁让他长得不但有型,而且才华横溢呢。这种帅哥大唐绝无仅有,我们不追他,你难道让我去追吴铁匠独眼龙!”

    我看了一眼李白,果然长得叱咤风云,笑傲群男。我对月奴说:“这种立场性问题我们以后再辩论,你们刚从水里出来,天又这么冷,若不赶紧换衣烤火,很快就会变成冰棍的。”

    月奴说:“你的这个提议很好,我知道小镇西面不远处有座破庙,咱们还是先去那把衣服烤干再说吧。”

    于是她们一帮人都争先恐后抬着仍然昏迷不醒的李白去了破庙。

    我也跟随其后。

    二

    正好趁这个空隙还是说一些我所知道的李白吧。由于我不是李白的崇拜者,对李白没有深入调查研究,很多信息都是听来的,所以这里面有不确切之处还望那些铁杆李白迷们表示理解。

    李白是个外来人口,这一点估计没有什么疑问。据说他出生在安西都护府的碎叶城。可能是那地方风沙太大,不利于李白身体健康茁壮成长,在李白五岁那年他全家移民到我们蜀地来。李白七岁的时候就才气过人,因作过一句“李花怒放一树白”而得名李白。但这一点存在争议,因为镇上的姑娘都认为李白之所以叫李白是因为李白皮肤长得很白,天生就是一个白马王子。那么李白的意思自然就是一位姓李的白马王子啦。

    在李白越长越帅之时,追求李白的女孩也越来越多。比如东村某某员外的女儿因李白得了相思病,西街某某盐商的千金为求得李白与她聊天解闷而一掷万金等等都已不是有可炒作价值的新闻了。

    于是在这种背景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追求李白人的队伍日益壮大,蔚为壮观。

    若干年后,也就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每个明星都有自己的粉丝集团,且每个粉丝集团都有自己引以为豪的称号,比如李宇春的粉丝叫玉米、陈楚生的粉丝叫花生、马天宇的粉丝叫做羽毛等等。但这些称号幸亏没让大唐李白的粉丝听见,否则他们会笑掉大牙的。因为他们会认为这些名字起得真是太不气派、太不响亮了,和李白粉丝的称号根本没法比――李白粉丝都自称“白粉”。

    自从李白的名气大噪后,方圆百里的女孩芳心全都被他无敌的魅力掠去。我本来也是其中一员,可追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追李白的难度系数太高,只好选择退出。我也因此被那些“白粉”们归为另类。但我知道,在这个狼多肉少的年代里,明哲保身是最明智的。否则,一不小心就很有可能陷进去出不来。

    我被归为另类后,除月奴外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月奴开始每天还向我说一些追李白的战报,后来发现我不太爱听就很少来找我了。

    不过从月奴嘴里我还是知道一些比较有趣的事情。比如李白家的围墙早已被人钻成一个个窟窿。每个窟窿从早到晚都有一只眼睛在那窥视院里的情况。只要李白一出现,所有人就会呼啦一下渗进他家门外的树林里,专等李白出来好围上去找他要签名。更有甚者,有些人要完签名不肯罢休,使劲撕扯李白的衣服。所以李白出门的时候无论穿的多么光鲜照人,回去时候裹在身上的准是一面星条旗。

    事情达到高潮是前段时间李白出了本诗集。由于当时没有活字印刷,全靠手写,数量十分有限,还没公开发行就被“白粉”们托各种关系抢购一空。这样的话,李白那些没有买到的铁杆粉丝就不愿意了,就整天追着李白问个明白。

    李白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无奈之下每次出门都要乔装打扮一番,可他哪怕打扮成乞丐也能迷死老太太,因此他一出门就很快被粉丝发现并追击。李白被追到走投无路时,通常选择跳河来躲过一劫。这不,今天我遇到的就是这档子事。

    唉,真是命苦不能怨政府啊!

    三

    我们把李白移到破庙后,姐妹们都像过节一样捡起树枝生火。李白幸亏不是第一次跳河,积累了很多经验,另外再加上身体素质非常棒,很快就转醒了。

    李白醒来后看见脑袋周围围了一圈色迷迷的眼睛吓了一跳,连忙坐起挪动屁股往后退。李白边退边问:“你们对我怎么了?”说时还不忘用双手紧了紧已经破碎的衣服。

    月奴迎上去嘿嘿一笑说:“真没想到你还会害羞。我问你!我们在你心目中的分量到底有多重?你先说为什么把诗集卖给柳树村那个长得像茄子似的王美美?你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损害我们姐妹们的感情真是太可恶了,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没完!”

    李白愣了一下,随即缓过神来苦笑说:“我冤枉,我是被迫的啊。那个王美美整天堵在我家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出,说是要么把诗集卖给她要么让我和她确立恋爱关系。我权衡利弊,为我清誉着想,只好把诗集卖给她了。”

    月奴她们一听这话顿时都高兴起来,说:“对对,你的清誉自然最重要,一本破诗集能值什么,给她她也看不懂。不过那个王茄子真是太不要脸了,看我们再见到她不把她海扁成西瓜才怪呢。”

    就这样聊到黄昏,贴在身上的湿衣服也被熊熊火焰烘干了。我与月奴探讨一下开酒馆的事宜,经过一番计算,月奴说现在经济不景气,开酒馆肯定赔钱,所以决定暂缓一下。我无奈,只好同意。

    最后,月奴说:“天色已晚,咱们还是把我们神圣不可侵犯的偶像送回府上吧。今天他受了太多的惊吓和痛苦,希望对他以后有好处。孟子不是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么。所以,今天虽然是饥寒交迫的一天,但也是为他以后能成为伟大偶像作铺垫的一天,综合算一下,还是很值的。”

    李白说:“谢谢你们对我美好的期望。至于送我就不必了,我的腿太虚弱了,得趁此机会锻炼一下,说不定什么时候参加多国运动会还能为国争光呢。”说着站了起来,谁知刚走两步腿一软又坐了下来。

    月奴说:“明知走不动也不让我们送,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啊。你是知道的,看不起我们我们会很不高兴的,后果会很严重的。”除我之外,其他姐妹都对极了,对的简直无可救药。

    哪知经过劳筋骨、饿体肤后的李白异常倔强,一咬牙说:“你们话都不听我的,我难道会高兴么,你们想没想到我不高兴后果有多严重?你们若坚持送我,我就告你们囚禁偶像自由,陷你们于不义!”

    月奴听李白这么说,一下慌了,说:“你不让我们送是因为我们是你的粉丝,让别人看见影响不好。这样吧,这里刚好有一个不是你的粉丝,让她送你总不会介意吧?”其他人纷纷说对。

    李白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说:“莫非你就是那个洁身自好,不随波逐流的柳筱烟?”

    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

    四

    李白身高一米八三,体重起码有一百四十斤。只到他下巴的我驮着他走路如负千钧。更要命的是,他的胸膛贴住我的后背使我感到那里好像有一块烧熟的烙铁。这是我第一次和男性肌肤相触,且是被誉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李白。我没有感觉肯定是不正常的。

    我努力让自己内心平静,可你是知道的,我能写出来骗骗你们却不能骗了我。就这样迷迷糊糊到了李府,李白突然低头在我耳垂处说:“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让我躲过这一劫,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到我家喝米粥!”

    我说:“你的慷慨我心领了,其实我这人比较喜欢喝肉粥的。”

    李白说:“那就算了吧,肉粥我可请不起。我虽然是名人,但受经济危机影响还是很大的,最近入不敷出,几顿肉粥估计就能把我吃穷。”说完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大踏步走进院门。

    天啊,他居然能够行动自如。我最讨厌被人欺骗了,不禁对李白恨得死去活来。

    说来奇怪,自从李白在我耳垂处说了那么几句热气腾腾的话后,我的半边脸颊就好像留下什么似的。我对了镜子照了又照,什么也没发现,用手使劲搓了搓,顿时感觉脸像烧熟了的炭,久久不能褪色。

    月奴看见后问我:“你最近用什么胭脂啊,这么好看。我记得你以前是不涂脂抹粉的啊,告诉我,是不是遇见什么心上人了?抑或也要加入我们‘白粉’一列?若真是那样,那我们可就发大了,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不和我们站在同一战线上我总有点不放心。”

    我说:“你的嘴真不老实,难道你不知道人生的价值不光是追帅哥,还有别的么?”

    月奴笑说:“不追帅哥当然还有别的。”

    “那是什么?”我问。

    “思念帅哥。”月奴认真地回答。

    五

    在那之后的很多天里,我没有李白的任何消息。

    在没有李白任何消息的某天夜里,熟睡的我被一阵窗户的敲打声惊醒。我声音颤抖地问:“你是人是鬼?我可不怕你啊,我长得可丑啦,鬼也能把他吓死呢。”

    窗外有个声音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天天和美女腻歪,真是烦死我了。今天终于遇见一位能把鬼吓死的丑女,换换胃口对我来说也很不错嘛。”说到最后,我已听出是李白无疑。

    我轻手轻脚走到窗台打开窗户,然后就看见李白一身黑色夜行衣,背负一柄青幽幽的剑站在月光下。我问:“你这是干什么,想谋财害命么?告诉你,我可是正宗的守财奴,头可断,血可流,钱不能丢,你从我这得不到什么油水的。”

    李白不答话,轻捷地跳进我的房间,转身把窗户关上小声说:“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我奇怪地问他为什么。

    他说:“我实在受不了那些‘白粉’们了。前段时间,不知哪个无聊者说我老爸要为我订婚,结果整天有群人在我家门口示威游行表示抗议,闹的鸡犬不宁。后来我澄清事实,说绝无此事,这件事才渐渐平息下去。谁知昨天晚上,我刚要躺下睡觉,突然听到有人轻声叫我的名字。我四处查看一下,没有人。那声音又喊了一下,我才发觉名字是从地上传来的,低头一看,吓了我一大跳。我房间不知何时被人挖了个地道,从里面跳出一个人来。那人鼻黑眼白,对我说是我的粉丝,终于见到我了,并说她几乎倾家荡产请专家才测探出我房间的具体位置。她为了省钱,和几个伙伴独自干了几个月才把地道挖好。她扬起手中铁铲对我说,为了保持工作的持续性,连家里炒菜的家伙都带上了。我问其他几个人呢。她说把风呢,她们几个抓阄一替一个来。我说那你赶快把她们都叫来,我一次性接见完毕好睡觉,结果一下子来了二十多位。最后我每人送一本我新近抄写的诗集才勉强打发她们走。她们走的时候还议论着说在地道的入口处设立一处收费站,光收门票钱都能狠狠地赚它一把。我一听这话,想还是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吧,要不睡觉还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察觉任何潜在的危机。”

    我说:“谁让你又帅又有才呢,真不如是个白痴还能活个自在。”

    李白说:“这真是帅的让我背井离乡啊!本来我打算悄悄离开,后来我想你曾经送我回过家呢,做人要厚道,所以决定向你打声招呼。”

    我说:“你别是因为爱上我这个孤芳自赏的女孩才来看我的,万一让你的那些粉丝知道了,我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李白哈哈大笑说:“你的逻辑思维能力真是强悍无比,引得我这个帅哥竞折腰。实话告诉你吧,来向你告别,是想先给你讲个故事。故事是说大唐开国大将卫国公李靖的。当年李靖贫困潦倒时,遇见杨素侍女红绋。红绋被李靖的魅力吸引,放弃荣华富贵和他一起跑了,这就是红绋夜奔的事。我听说你是一个人住,孤苦伶仃挺可怜的,我看若你同意,不如趁着这皎洁的月光和我一起夜奔得了。”

    我说:“你别臭美了,我才没有和别人夜奔的爱好呢。我一般比较喜欢和人私奔,嗯,是私奔。”

    李白听我说完,大喜过望:“没想到你班门弄斧,和我这个准大文豪玩文字游戏,这回你算上了贼船,想跑都跑不掉滴。”说着推开窗户,乘着月光,拉我同骑一匹青骢快马,踏着柔软的月色――私奔去了。

    六

    天明时分,我与李白到了一家开在山脚下的客栈。客栈周围环境优美,原生态的风景是现在旅游胜地无法比拟的。

    在我的坚持下,我与李白各要了一间房,穿戴青衣小帽的店小二楼上楼下的忙乎,满眼疑惑地看着我们。

    住下后,李白闭门在里面读一本《道德经》。我踢门说:“快开门!你把本姑娘拐出来难道就是为了当臭道士么,可真受不了你!”

    李白把门打开对我说:“姑奶奶,你可是吵了一路了,让我清静一下好吧。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可一直没学习呢,你难道没听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李世民’这句话么。人得及时充电,有危机意识才能不被历史淘汰。”

    我晕!和他比理论还是趁早认输。我赶紧躲开。

    在客栈住了一个上午,无所事事,憋死我了。无聊之余,我借了些谷粒、偷了块店小二新抹布做了个沙包。客栈老板很快就发现了这件事,说我浪费粮食破坏财物,愣是要多收我一倍的房钱。

    我找李白同老板评理,没想到李白居然也说我不对:“伟人教导我们,浪费是极大的犯罪。你要明白,你用那块布包裹的不仅仅是谷粒,而是面条和稀饭,关键时刻能救人活命。”

    老板点头称是,对我说看你家公子说我的多好,感动的我直想哭。

    我自然不服气,说:“人活着的内容不一定全是面条和稀饭,还应该有娱乐。”

    李白知识虽然渊博,却不可能懂得所有词汇,问我什么是娱乐。

    我说我做沙包用脚去踢它就是娱乐。

    李白和老板同时摇头表示不明白。

    我说你看书累了,突然看到一个像我这样的美女心情非常愉快,也可以说是娱乐。

    李白说明白了,随即对老板讲:“看见没有,娱乐是块处女地,我们应该从里面看到商机。”

    老板摇头继续表示不明白。

    李白只好解释说:“我发现从我们来到这里之后你店里几乎没有什么顾客,这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你们没有向顾客提供娱乐,顾客来了一次就不会再来了。”

    老板说:“依你看该怎么办?”

    李白说:“你招聘我们给你打工吧,保证你半年之后财源滚滚,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老板这回明白了,说:“哦,原来你们是想在我这里打工啊!”

    李白点头,我补充说:“现在正闹经济危机,我俩都失业了,有能耐没处耍,只好来寻求您的帮助了。”

    老板说:“你们说的很有道理,但这来钱太慢了。我现在正缺钱,实在等不及了。”

    李白忙说:“这已经是最快的了。”

    老板摇头说:“还有更快的呢。”

    我抢问是什么。

    这时老板后退两步,与店小二站成一排,突然各从腰里抽出一件名牌产品――大麻子菜刀,说:“这就是来钱最快的法子。”

    七

    有句很经典的话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李白见到菜刀完全失去抵抗,只好缴械投降。于是我俩就被绑架了。

    被绑架后,我说:“你们要银子就全拿去,只要别杀人灭口。”

    老板暖洋洋地笑着说:“我们也不想那么做,因为杀人很麻烦,但为了安全,我们别无选择。”

    李白说:“你们开黑店违法经营难道就不怕有一天被查封么?”

    老板听李白说完,立即跳起来说:“谁说我们是黑店?我们可是有营业执照,每年都是要交税的。”

    我说:“那你们知不知道这样的行径是恐怖主义?现在是太平盛世,恐怖主义终有一天会吃不开的,你有没有想到这一点?”

    老板说:“恐怖主义这个词我倒是第一次听到,真没想到我还能做这么时髦的事。”

    我继续做劝导工作:“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把我们放了我们也不会告你的,你既成佛又得钱,这种好事哪找去?”

    老板说:“其实我既不想要你们的钱也不想要你们的命,我是想要回我那把祖传的锅铲!”

    我与李白顿时面面相觑,锅铲?我们好像没有偷过什么人的锅铲啊!

    李白摇摇头表示不明白,说:“大哥,你既然是道上的人,口碑很重要,我们哪怕死了也不想做个糊涂鬼,麻烦您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一些?”

    老板此时显得情绪很激动说:“实话告诉你,我干这行是个临时职业,现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实在是被逼无奈啊。”

    我与李白赶紧鼓励老板继续说下去,老板唏嘘一下接着说:“这话还得从我那宝贝女儿说起。我女儿原本是个好姑娘啊,琴棋书画、女工做饭样样拿得起放得下。但自从迷上李白那小子之后,整个人就全都变了。她的一般级别性的疯狂举动咱先不说,单说她的那些具有创造性思维的行为。数月前,她和几个李白的粉丝商议要去偶像的书房和卧室去看看。大家都知道,李府那庄院被一群家丁把守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我女儿她们无法,只好决定挖地道秘密潜入。挖地道耗资巨大,女儿一天夜里把我所有的的积蓄偷个一干二净。钱没有倒还罢了,咱可以再接再厉去赚。问题是她在偷钱的同时顺手牵羊把我家祖传的锅铲也拿去了。你们是外人,不会明白那把锅铲的重要性。其实锅铲的重要性不在于它是否为古董,而在于它的神秘功能。在锅铲没被偷走之前,你若来我店里吃上一个炒菜,会惊奇地发现它的味道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吸引你下次不得不来。我们店也正是靠着这把神奇的锅铲,生意红红火火,不受任何经济危机的影响,可以说它是一株摇钱树啊。说的严重一些,我家后世的兴衰全都寄托在那把锅铲身上,我可不想成为家族罪人啊!”说完居然呜呜哭了起来。

    我与李白听完先说一段深表同情的话,然后又疑惑地问:“那把锅铲既然是传家之宝,你女儿定不会虐待它,事后肯定会还给你的。可是那样的话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冒险干起了这行?”

    老板用块新抹布擦了一下眼泪说:“我女儿开始也是这么讲的,可昨天她回来对我说地道挖好了,偶像也见到了,锅铲却不能还。我问如何才能还,她说要我再借她一千两白银,限期为一个礼拜,否则就把那把锅铲卖给我的对手钱大麻子。钱大麻子对那把锅铲觊觎已久,卖给他就是把我往火坑里推。我自然不会同意,说钱可以借给你,但你得告诉我花在什么地方。女儿说地道挖好后,她突然发现了商机,要在地道入口处设立一处收费站。她把想法告诉同伴同伴都说好,并规定谁先集够一千两白银谁就当收费站站长,以后有了收益拿大头。我女儿当下就同意,对我说以前追偶像进度慢主要原因是没钱,以后要是当了收费站站长成了富婆谁也经不住她攻击的。我对女儿的想法很赞赏,但你们是知道的,一千两不是小数目,经济危机大潮下谁也不敢借给我。没有了锅铲,店里的生意不行,又必须集够银子,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干强盗这一行来钱比较快。”

    我听完这些才恍然大悟,没想到事情原委还与李白有莫大干系。我长长吁了口气,说:“幸亏你遇见我们了,否则为了一把锅铲差点引发一场血案。我看你哭的眼泪鼻涕横流,应该是第一次作案吧!”

    老板说:“的确是第一次,刚才拔刀的时候腰带都被割断了,而且这两把大麻子菜刀还是借吴铁匠的,过一会还得去还呢。”

    李白说:“那你快把我们给放了吧,那把锅铲我帮你要回来。”

    老板往后一跳说:“你真逗,但若想逗俺玩,门都没有!”

    我说:“生死攸关哪有功夫给你开这种玩笑,实话告诉你,你面前的这位,就是风情万种,才气逼人,迷倒万千美少女的绝世第一美男子李白!”

    李白说:“这倒有点夸张,但我确实是李白,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老板还是不信。

    我说:“那你赶紧把女儿找来,她认识的,万一你把她偶像杀了,到时候你没有的就不光是锅铲,恐怕连女儿都没有了。”

    老板尽管仍是将信将疑,可已派小二去找女儿了。

    老板的女儿很快就找来了,一进门看见被绑架的李白激动地哇的一下就哭了,随手抄起一把剪刀把偶像解救下来,满脸殷勤地问伤了什么没有。

    李白苦笑一下说:“下次让你老爸绑架人性一点,换条干净绳子,绑我的这条我怎么老感觉有股猪臊味。”

    老板女儿笑说:“那个是自然,下次用绸缎。”

    李白反问:“还有下一次?你老爸不是临时干这一行的么,别真上瘾了啊!”

    老板忙赔笑说:“上瘾倒是没有,我是琢磨着要是收益大于风险的话可以把它发展成一项副业。”

    听完这话,我想不晕都难。

    李白踱着步子说:“这我就管不着了,你还是把我那把青蛇剑拿来吧,这事耽误我们不少时间,也该启程了。”

    老板女儿一听这话,伸臂一挡说:“你们这是往哪启程?”

    我嘴快,自作主张说:“当然是江湖!江湖,懂不?”说完立刻后悔,李白飘荡江湖这事要是让人知道了,以后估计又没有好日子过了。

    李白赶紧进行补救,嘿嘿一笑说:“听她瞎说,江湖能是那么好混的么?混江湖得先学会挨刀,我们连你们小店这一关都过不了,江湖的事想都不敢想的。”

    老板女儿满意地说:“就是嘛,你要是走了让我们怎么活?特别是我将要修好的收费站,没有你我去收谁的钱?”手一挥,从店外招来几个“白粉”告诉她们把李白先送回府上。

    我问:“那我怎么办?”

    老板笑眯眯地对我说:“我家传世锅铲回来了,以后生意肯定红火的不得了,为满足你先前对工作的渴求,就在我店里打下手吧。”

    我暗自叫苦,想真是刚出狼穴,又入虎口。

    李白看见我哀求的眼神后努力对我进行解救:“这丫头笨手笨脚的,最擅长破坏财物,谁用谁知道,反正我是不敢用!”

    老板女儿说:“我正要修收费站,缺少劳力,让她去给我拎泥巴吧。我每天给她开五个大钱,六个油饼,稀饭管饱。”

    于是我与李白就被他的那些粉丝浩浩荡荡押回青莲乡,在夹道欢迎的人群中我看见了月奴。我暗想,这以后可让我怎么混啊,说不定她们还会给我按个拐卖帅哥的罪名,让我永世不得翻身。

    唉!这次私奔十分失败,总得来说都是李白那些粉丝惹的祸。

    所以,即使今天我还是不得不说:大唐追星族,强悍!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粤ICP备07015598号]
           网上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