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费发布
当前位置:社会文化首页 >> 人生百态 >> 七夕相会
七夕相会
2010-04-01 14:23:35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272  文字大小:【】【】【

大河之东,有美女丽人,乃天帝之子,机杼女工,年年劳役,织成云雾绢缣之衣,辛苦殊无欢悦,容貌无暇整理,天帝怜其独处,嫁与河西牵牛为妻,自此即废织之功,贪欢不归,帝怒,责归河东,一年一度相会。

    ――南北朝任P《述异记》

    一

    夕阳的余晖笼罩着村庄,不多时,便暮色苍茫了。

    各家的烟囱里早已是袅袅炊烟,该是回家吃饭的时候了。牛郎扛起锄犁,牵着耕牛走下了田埂,临行时,还不忘回头瞅一瞅那业已耕了大半的田地:“唉,明天再来耕完吧,近来总是容易累。还是明天再耕罢!”

    牛郎走了半刻钟的路,方才进到村子里,迎面碰见村里的徐大伯,正吧嗒着旱烟悠闲地踱着步。

    “牛娃才从田里回来?啊啊,这么晚了,真是勤劳,地可耕完了么?”

    “哪里哪里,还早哩。本想耕完再回的,可是太累了,想想还是明天再耕罢!”

    “也好也好!早点回家的好,年青人嘛,睡上一觉就又精神了。织女怕是已做好饭在等你哩。唉唉,年青人,真好!”

    “大伯这哪里的话,你也还年轻哩。”

    “唉,不比往年了,这日子是一年比一年蹉跎,老咯。啊啊,年轻真好,真好。”

    和徐大伯寒暄了几句分了别,便已基本到了自家门口,此时村子里早已是灯火通明了。牛郎跨进家门,放下耕具,把牛牵到牛棚里,拌了草料,看牛儿有气无力地吃着。他摩挲了一会儿耕牛,觉得它比先前瘦了,便心疼地叹息一声,耕牛便像是懂得了主人的意思,卖力地吃起草料来,牛郎便退了出来,经过鸡窝旁时,已上架子睡觉的鸡们咕咕地呜咽着。

    牛郎走进厢房,看见织女正坐在床边织手套,便说了声我回来了。

    织女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头也不抬:“热水我已给你准备好了,你去洗一洗,饭在锅里炖着,洗了自己去吃吧,我已吃过了。”

    牛郎便撩水哗啦哗啦地洗了一洗,兀自到厨房去吃饭。饭是简单的疙瘩面,没有什么菜蔬和肉,就只有一小碟咸菜。但因为饿了,也还吃的蛮香。等吃完了,把碗放在锅台上,就重又回到了厢房。

    “怎么最近的饭总是没有荤腥,不是每月有三十元的卖肉钱吗?”

    “你还好意思说,务家三十元是够的么?要买调料、盐醋等,再说我总还要买一点擦脸的油吧!呆在人间这鬼地方,风吹日晒的,都快没脸见我那些姐妹了。此外,我用剩下的钱买了点线,准备给你织双手套。”

    牛郎想想也是,便不再说什么。过了一会,方又说道:“家里的耕牛似乎是老了,要不要再买一头小的?”

    “它怎么会老?它和我一样是神仙下凡,那个贱骨头,没想到在人世不多久,就学会了偷奸耍滑。要不咱们把它卖了,买一个播种机吧,你看,现在哪家没有播种机呢,就只你,还像头蠢牛一样地只知道埋头苦干。”

    “哦嗯,考虑考虑再说吧!”

    “又是考虑考虑,要考虑到什么时候啊,哪次遇到这样的事你不是说要考虑考虑,可结果呢?”

    “哦嗯……再…考虑考虑。”

    牛郎也是为难,耕牛他自是舍不得卖的,即使它真的老到干不动活了,他也会让它在自家终老,毕竟一起劳作了这么多年,也有了感情,再说,这头牛还帮过他很大的忙,因了那件事即使它不劳作,牛郎也会善待它一生。

    织女赌气不再说话,牛郎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便拿起一本书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织女兀自生了一会儿闷气,便斜倚在床上假装睡觉。牛郎从书页上抬起眼来,偷偷向织女望去,这一望,便不觉生出许多愧疚来。织女黄瘦的脸略显憔悴,头发松散地扎在脑后,穿着的衣服也是农家的粗布面料,但即便这样,仍然不失秀美。牛郎望着望着出了神,觉得很对不起织女,这样一个神仙似的人儿,而他却只能给她吃粗茶淡饭,还要让她操持家务,可真是难为她了。在这一刻,牛郎突然来了很大的决心,他要好好努力,让织女过上好日子。

    “别再看书了,熄灯睡觉吧,书有什么好看的,又不能顶饭吃,明天你不是还要耕那剩下的田么。”织女大约是觉得牛郎在看她,便柔柔地劝牛郎睡觉。

    牛郎心里突然一阵酸楚和感动,这更坚定了他的决心。他于是去洗了洗准备睡觉。

    二

    牛郎刚迷糊着要睡着了,却突然感觉到织女滚烫的身子贴了过来,他感到了织女急促的呼吸声,听见她喉咙里呼哧呼哧地闷响着,他本不待理会,织女的手却早已勾住了他的脖子。

    这也难怪,织女正当年轻气盛的时候,欲望自然是很强烈的。牛郎只听的织女吱吱呜呜地轻唤着:“郎哥,要我,郎哥,快要我。”牛郎的欲望也被唤起了,便翻身将织女包在了身下。

    牛郎开始在上面驰骋,并用布满茧子的粗糙的双手去抚在织女的胸脯上,大约是觉得自己的手太僵硬了,而织女的肌肤又是那么水滑,便不好意思再摩挲,只专心行云雨之事,俄而织女嘴里便啊哦啊哦地轻叫了起来,然而没几分钟,正当织女的娇喘声渐渐升高的时候,牛郎体内却突然一阵燥热,早已草草了事了。织女猛然间感到牛郎停了,就像是被悬在了半空一样,显然她还没有达到高潮,“郎哥,快,别停。”然而牛郎却早已软了下了,也许是这几天太劳累了缘故吧!才会这么不济事。

    当织女感到没有希望让牛郎继续开发她的时候,显然受了伤的模样,气愤地将牛郎从身上推了下去,并踹了一脚:“死鬼,连这也不行,一周就两三次,连一次都不能让人满意,你还能做什么?”

    牛郎也不以为意,只喘着气说道:“也许是太累了,这几天耕了那么多田,起早摸黑的,又没吃好,营养跟不上。”

    “死鬼。”织女只说了这句便不再说什么,侧转身后自己动作了起来。

    牛郎便也不再说什么,然而却是睡不着了,快感后的失落彻底击败了他,他开始回想以前的点滴。

    记得在认识织女前,他还是村子里的一个愣头青年,虽也读过一些书,却不过是一个穷酸书生,因找不到出路,最后便彻底沦落成了农民。说来也奇,有一天自家的耕牛却突然开口说话了:“牛郎,你应该找个媳妇了。今日正午,你去碧莲池一趟,那儿有些仙女在洗澡,你把那件红色的仙衣藏起来,穿红仙衣的仙女就会成为你的妻子。”他乍听到这句话很是惊异,诺诺地一问,才知道耕牛原来是天庭的金牛星转世。就在那一天,他得了织女为妻,而耕牛却不再说话。

    初始他们也还蛮甜蜜,他们相拥着在碧莲池畔赏风吟月,仰望星空。他曾对织女描绘的那种天宫生活充满了奇异的想象,而织女也对人世间的这种农村朴素生活充满了好奇,在彼此都未体验过的新鲜感的诱引下,他们愉快地生活着,新婚燕尔,无比幸福。

    那时他还会写诗,会为织女诵读自己写的情诗,而织女也会为他跳仙舞。织女实在是太美,这让村里无数人的年轻男子垂涎,不过他和织女的感情很好,也只有让别人羡慕的份。他是真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永远持续下去,直到白头。

    然而人间毕竟不比天上,不能说风就是雨,他们得为生计和家庭而奔波辛劳。这织女就有些吃不消,要知道织女以前可是织云织雾的,现在却要让她织衣服,是有点委屈了她。虽然他包揽了农田里和家里的重活,但对不食人间烟火的织女来说,仍然很是辛苦,她于是便渐渐显出倦色来,于是脾气也就变坏了。

    但织女总算还一直留在他身边,给他洗衣做饭,想到这些,牛郎心里就有些酸楚:“唉,以前的生活多美好啊!我要好好努力多赚钱,不能再让织女受苦了,希望那时她能快乐起来,像以往一样。”

    牛郎想这些的时候,织女也已经动作完了,她幽幽地叹一口气,开始想自己的心事。

    织女但记得自己是天帝的女儿,那时锦衣玉食,仙露琼浆,出去游玩的地方可都是仙境一般,她是一个幸福而快乐的公主,然而自从嫁与牛郎之后,虽然刚开始生活也倒不错,可是后来她就受不了了。辛苦倒还在其次,只是这两年来牛郎一点长进也没有,除了耕田就知道耕田,也不看看现在是啥形势。别的人家耕田都已经机械化了,有的家里有了摩托车,有的甚至有了小轿车,有的在城里都买了楼房了,而牛郎却还是什么也没用。

    这倒也算了,最可恨的是自从嫁给牛郎后她连一点化妆品也得不到,更别说漂亮衣服了,首饰简直就是奢望。要知道,女人可都是很爱美的,更何况是她这样的仙女。每次去集市,她都感觉有无数眼光盯着她,让她发窘。自从来到人间后,一年也难得出去旅游一次,而且最远也就是去附近的城市逛逛,真是烦透了。

    织女越想越委屈,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于是继续想心事:就拿今晚来说吧,他居然连我身体的一点欲望都满足不了,真不知道他还能干吗,真是无能窝囊透了。让他把那头耕牛卖了,也不舍,那头耕牛原是神仙,能卖很多钱的啊,最少也能让他们过上小康的生活,但他又哼哼唧唧说不出个响话来。唉,希望他以后能发达起来,我们能过上好的日子,要不然我就……我就……

    织女听见牛郎沉闷的鼾声,似乎有些不忍了,便不再去想。

    这一夜,牛郎和织女这对昔日让人羡慕的小夫妻,真可谓是同床异梦。

    第二天晚上,牛郎回家时,便不再看见织女为他织手套了。

    三

    这样的又过了两年,织女为牛郎生了一儿一女,孩子十分可爱,也就暂时填补了家中的寂寥,生活似乎有了盼头。

    然而在人间生活就是这样,总是欢笑的时候少,悲苦的时候多。这不,孩子的出生又给家了增加了不少负担。因长期营养不良,织女是没有奶水喂孩子的,这孩子就还得喝奶粉,再加上孩子哭哭啼啼的闹得慌,织女也就心灰意冷了。而这两年来,牛郎又全然没有长进,生活便愈加窘迫了。

    有一天织女照例的在家照看孩子,烧火做饭,却听得一阵娇媚的欢笑声自远而来,她揩一揩额头上的汗珠,走出门外张望,只见不远处的山间小路上走来三四个衣冠华美、婀娜多姿的女子,她们在咯咯咯地笑着谈论什么,织女眼睛还算好使,一眼便看出来这是自己天上的姐妹们。她怕姐妹们笑话,便赶紧进到屋子里收拾了一下自己灰头土脸的形象,她不想让姐妹们笑话自己略显衰老的面容。然而就在这时,笑声已到了门口。

    “啊哈唷,妹妹啊,总算找到你了,没想到你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害的我们好找。近来还好吗,可想死我们了。”这尖利的声音自然是大姐斯冰。

    “好妹妹,你的牛郎哥呢,怎么不见他呀。”花痴旱拔一进门就探头探脑的四顾。

    “姐姐,生活很苦的吗,你,过的还好吗?”这是织女曾经的跟班天梭。

    织女窘迫极了,听了天梭的话她心里一阵酸楚。织女恢复过神智来,连忙的把姐妹们往屋子里让:“啊,好好,还好,姐妹们到屋里坐。”

    织女忙着为姐妹们倒水,却悲哀地发现水杯都不够,便取了小点的碗来代替。

    “丝音妹妹,几日不见,你怎么就这么憔悴了,这地方能住吗?”斯冰瞧了一瞧屋子,皱着眉头说。

    “唉”织女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还好,姐姐你们呢,也都还过得好吧?”

    “好,妹妹你不知道天庭最近有多热闹,王母又要办蟠桃会,到时又可以穿云锦衣跳舞了,还有好多好吃好玩的。这不,王母牵挂着你,便让我们姐妹来看看你。顺便让你去天庭一趟。”

    “妹妹你知道吧,我嫁了个很英武的天神,不知道有没有你的牛郎哥帅呢。”

    织女听着姐妹们的说话,越发地伤心了,她本可以也有那样的生活啊!然而现在,她却形容憔悴,衣衫褴褛,三餐无味。想到艰难处,便忍不住嘤嘤地哭了起来。

    姐妹们见织女哭了,便好心安慰了一番,待到织女情绪稳定,便又开始喁喁私语了。

    话说这时的牛郎,正和耕牛在田里劳作,快到午时的时候,耕牛却不再走动,继而却又开口说话了:“牛郎,你还是回家一趟吧,今天我看见从西天上降下几个仙女来,怕是要带走你的织女,最近我感觉织女总是心不在焉的。”

    牛郎虽感惊讶,但他对耕牛的话是深信不疑的,便准备和耕牛一起回家,然而耕牛又说:“你先回去吧,我休息一会。对了,牛郎,若是我以后死了,你把我的皮剥下来制成毯子,它便能飞。”

    牛郎对耕牛突然说的这些话感到疑惑,但也不及细想,因心里牵挂着织女,便匆匆回了家。

    等到他汗流满面回家的时候,却已不见了织女的影子,出门恰巧碰见徐大伯,一问,说是和几个美丽的女子向西那条小路上去了。牛郎便循着那条路一路找下去,但最终也没有见到织女,他颓丧地回到家里,也没有见到织女留下什么字条。他于是便又回到田里去找耕牛,寻求解决的办法。

    然而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他家的田地早已经全部耕完了,而耕牛却倒在地上,原来是死了。耕牛的旁边却还有几个字:速剥了我的皮去南天门找织女。牛郎心中一阵悲痛,然而悲痛归悲痛,他最终还是剥了耕牛的皮,将耕牛安葬在了田地旁。他回家向邻居托付了孩子,让帮着照看一下,然后乘着牛皮飞毯轻飘飘的上了天。

    四

    牛郎一直的飞升到天庭外,此时已是深夜,夜空里星星熠熠闪烁,云雾缭绕,花木芬芳,美丽无比。啊!这不就是织女曾为他描绘过的天庭吗?多美呀,他也终于身临其境了,这是他一辈子做梦也想不到的情景啊!更别说去了,然而没想到居然成了真,因了这喜悦,他也暂时忘了织女。

    这一切织女都看在眼里,此时她已下定了决心不再回去,她想也许当初王母不让她嫁给牛郎是对的,这次回来,王母又劝解了一番,她便也终于默许了。王母为了防止她事后反悔,便用自己的簪子在天庭外划出一条银河来,彻底绝了她们的相会之路。

    牛郎从景色的陶醉中醒过来准备要进天宫去的时候,却发现有一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银白色河流横亘在天庭外,他试了好几次,始终无法渡过去,就在这时,织女出现在了河的对面。

    “牛郎,你别再费神了,你是过不来的,这是条天河。你还是回去吧,回家好好劳作,再找一个好点的姑娘,好好待她,你把我忘了吧!”

    牛郎一头雾水:“那你呢?”

    “我就不回去了,哦对了,每年的七月七日,你挑了孩子来看我,那时这条河上会有条喜鹊搭的桥,我们便能短暂相会,也好让我看看孩子。”

    牛郎这时才如梦方醒,他终于明白了一切,一下子显得很沮丧,但他也再没说什么,他知道自己终归是一个凡人,莫可奈何。便重又返回人间去了,途中也再没有心情欣赏风景。

    这一年的七夕已经过了,等到第二年,牛郎便用箩筐挑了两个孩子,乘上牛皮飞毯上天去看织女。

    说也奇怪,七月七这一日天上的银河里果真有一座树枝搭建的桥,看似简陋,站上去却也并不塌陷。正当他在桥上凝思的时候,织女从对面的天宫里出来走上了鹊桥。

    “啊,孩子都这么大了,来,快让我看看。”织女走过去抱起孩子,轻轻捏了一下孩子的鼻尖:“乖乖,叫妈妈,我是妈妈呀!”然而孩子并不叫。

    “也许是孩子还不大习惯吧,以后多见几次就习惯了。”牛郎诺诺地说:“你呢,这一年过得还好吗?”

    “嗯,还好,那你呢?听说你娶了本村的一个漂亮姑娘,还不错吧。”

    “啊啊,还好还好。”

    “我也重又嫁人了,他叫夏炎。你不知道吧。”

    “哦哦,知道知道。幸福就好。”

    他们就不再说话,织女便只是逗弄着孩子。这一夜很快就这么过去了,此后他们每年七夕也就还这样的见上一次。有一次织女说:“孩子们大了,你给他们买个手机吧,这样我和他们也好联系,你呀,该花钱的时候还是要舍得花钱,你媳妇儿还好吧,听说你承包了村子里的田地作苹果园,生活想必也是好些了吧。”

    “哦,嗯嗯,好。”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粤ICP备07015598号]
           网上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