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费发布
当前位置:生活写真首页 >> 成长记事 >> 九月,不永伤
九月,不永伤
2009-09-29 15:52:36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848  文字大小:【】【】【

他说,我们做朋友吧。我没哭没闹了。虽然我还是想拉着他的衣角,任性的说,我不要做朋友,不要!这次,我淡淡的说,好吧。也许,如果我更懂他一点,如果我更会爱人一点,如果他跟我一样是痴情的人,那么爱情的线是不是会一直延伸,像那不见头的铁轨。我与他并肩站着,看着眼前旧旧的却蕴满诗情的铁轨。他说,他喜欢火车,想坐着火车去旅行。我笑了,抬头,那我也要去,我们一起去。他点点头。

    我跟他的爱,是绽放在冬季的雪花,柔和洁白,只是雪终会融成泪水,在我心头的伤口沟壑处,脉脉流动,一直不息。 也许,到底是我错了,我以为只要爱就会天长地久,我以为只要爱就无所不能。可是,他告诉我,爱会变。我在好多好多个夜晚,独自呜咽着。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锥心刺骨的疼痛。于是我逃避。在他面前忍不住哭,他见了心疼,过来抱我,说不分了。我就笑了,你还是舍不得我吧?

    他说,你太感性了,我们真的不合适。我的眼泪又滴滴坠落。从小对文学的热爱,让我成了一个天真的人。我习惯把事物理想化,以为他说的永远爱就会永远。我的偏执顽固,曾那样伤害过他,见他为我流泪,我心疼得不知所措,发誓再也不那样不信任,不那样任性了。只是,没有以后了,他对我产生了隔阂。阻挡爱情的,是我不懂得怎样去爱好一个人。

    他以前有个她。他说,他爱她。我忽然沉默,觉得再没什么好说。在他生命里,只有一个冬季是属于我的。他为我放弃她,我万般感动。因为差异,现在他不爱我了,爱她。他说,她是理性的女孩子,不像我那么爱掉眼泪。我心里暗暗生气,只因为你,我才那么爱落泪啊,怎么又怪到我头上。我开始有点恨意,不过那只是一瞬间不成熟的情绪罢了。怎么能恨呢?他曾是那样深爱你,你也那样深爱着的人啊。如何能恨?徐志摩那句话说得好,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有时候,你回首想想,太多事真的是无能为力的。冥冥之中,也许确有定数,那每一步都很自然,而每一步,是即是离怕早已注定。爱情,终究那样的难以言说。

    他说,我把他想得太好,他不是那种对感情专一的人。我笑笑,好不好,我心里自有判断,轮不到你自己来说。我是肯定他的。风清寒,他曾握着我的手,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花娇媚,他曾摘一朵递与我,眼神温柔似水。夜泠泠,他曾执伞在风雨中不倦的等我。 何人有我这般幸运,能得如此之爱,也许时间不该以长短计算,在爱里,已是永恒。这些弥足珍贵的记忆,将被我用温暖的手小心捧起,用它们装饰我不知会怎么的人生。雪莱有一句诗――不变的唯有无常。爱或不爱,能不能老去天涯,也许是你,是我都无法做的了主的。所以,哪里能责怪呢?哪里能让自己一直沉沦在伤痛与遗憾里呢?

    今天,他见了我,笑得温和。我也笑。郎艳独绝,世无其二。不管时间怎样流逝,不管青丝是不是成了白发。这一世,他是我见过最美的男子,我确定。我跟他现在拥有友情,那种像菊花香般清淡而恒久的情谊。如果可以,我会爱他一世;如果不可以,我笑着转身,且歌且行,一路芬芳伴随着我。真爱,不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也许,有太多人与爱错过,有太多人只是爱情的过客,而我还是那个天真的孩子,我相信有。记得看到过这样的话――天上的星星那么美,怕因为得不到,你就不伸手去摸吗?伸手去摸摸看,星星依然在天上,而星光,不是已经在手中了吗?

    嘘,不要告诉他,我又在自己浪漫呓想了,他知道了,会笑的,他会说,雪,你还是那么淘气。到时,我怕把我心爱的眼泪吵醒了。

    九月,他不再是我亲爱的他。九月,可以永怀,不可以永伤。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粤ICP备07015598号]
           网上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