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费发布
当前位置:生活写真首页 >> 成长记事 >> 写给你们
写给你们
2009-09-29 15:52:36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915  文字大小:【】【】【

记得吗?我们的好多事情。我一直说,我们要达观一些,因为所有人都只能陪你一程,而不是一辈子。可是真正到了离别的时刻,就像《红豆》里唱的那样,我宁愿选择不放手。

    杨博文,我们认识时间也不算很长吧!也就3年多一点。我们熟稔的日子确是在我们不是同学之后,好奇怪的事情。也不想再多说你对我生命的意义。说多了,有作假的嫌疑。记得那次我们说要一起去跑步,然后就拉钩。结果校长在背后大喝一声,干什么你们?就在我们大呼,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什么呀!)校长得意地笑了,这样在自行车上多危险呀!

    那是一件让人狼狈兼哭笑不得的事情。但是,我真的希望10年,哪怕20年以后,我们还可以勾勾手,说我们一辈子做朋友。

    请记得我们的双生树,记得我们在大马路上的闲逛,记得每天晚上操场上的闲侃,记得你老妈对我的器重(哈哈,我这挡箭牌够成功的),记得我们的他和她,记得我们在邮电局的发呆,记得我们的两颗星星,记得我们的一切。

    铭记你的理想,铭记!我们都是有梦的,记得那次晚自习翘课,你讲了好多,史无前例的多,讲了你小学的回忆,和你对自己的构想。我欣赏那天的你,真的!所以,大学里也要记得加油啊!

    Summer,我们已经6年了,6年同学,6年同桌,6年死党。我还记得,初中时你急切地想把我嫁出去。虽然结局是悲惨的,但是,那时候你颇有“皇上急太监更急”的架势。哈哈,那是多么奇特的人生阅历呀,虽然多少次的结局都是失败的。记得茹晨光吗?现在在浙江大学呀!可见你当时的眼光是很有前瞻性的!有时间,再帮我挑一个呗。就像初中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拉着张老师,去瞅瞅哪个男生更有灵气一些。

    这些都是笑谈。可悲的是,别人往往把我们对自己的自嘲当做事实。我知道,我的Summer其实是认真的,是重感情的,是知道自省的,是那个看似大大咧咧,其实心细的很的女生。

    你说,你要考国际注册会计师。要加油。为了你的他,加油。顺便问一下,我什么时候可以和我姐夫见个面呀?好期待的。

    江小溪,我觉得,我说这些肉麻兮兮的话有玷污你的意味,但是我还是将这种侮辱进行到底吧!不知道为什么,我难过的时候,想起的人中总有你,我也不知道我和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你还记得多少。但我记得,我和你讲话时是畅快的,恣意的,没有约束的。你说你希望我永远清醒自知,你说很高兴是朋友。我何尝不是呢?!那次翘课,你说,你原来难过时会自己骑车到火车站,哭完后,擦擦眼泪,就骑车回家。我突然也有想哭的感觉。

    你的内心很柔软,你对人和事有细腻的感受;你的内心很坚强,你承载的起好多我畏惧的东西。

    小痞,我把你当朋友!

    鲍飞翔,鲍鲍,老鲍,飞翔,翔子,和你一样也有不同的人喊我不同的名字。比如初中时的痞子,小旋风。那时候,我有个老师委派的干弟,对我很好,更像我的哥哥。他的妈妈总是亲昵地喊他,小妮子。后来他也这么喊我,小妮子,妮子,抑或是丫头。好温暖的感觉,好温暖的称呼。后来高中时,大家开始喊我旋旋,或者弦弦,或者咸咸,也是很温暖的。家里人是喊我的小名,萌萌,萌萌,有你电话!就是这样。我喜欢我的小名,有万物萌发的绿意,而不是这个所谓很大气,却经常被人喊错的Xu Gexuan.让我感觉生疏,僵硬。我知道,你的丫头不是对我一个人的称呼,我听过你喊其他女生,丫头。你的丫头是女生的同义词。可是,我还是很感动。我就是这么一个轻易感动的人。我虽然沧桑到经常被喊作阿姨,但是智商还是很低的,低到希望一辈子是孩子,一辈子都有人喊我妮子,喊我丫头,喊我旋旋,喊我,用很熟稔的语气,而不是客气而又距离的冷漠。我们现在可以称作朋友吗?可以吗?可以朋友到以后说话,无拘无束到欠扁的地步吗?可以吧?!

    雪,你是一个很有理想的人,有大大的梦。我记得,我每次看到你埋首书堆的背影都充满了感动。我们一起奋斗过,为未名湖畔的相约,为人大的自主招生,为中山大学的无尚潜力,为了证明自己可以很优秀。高考的结果似乎不是那么美好,我们流落到了南京,到了自己原来的没有考虑过的学校。但是我们不可以遗忘自己的誓言,绝对不可以。那天小楠说她,现在很挫败,我也是。南大高手如云,寝室的女生考托福,要出国。而我4,6级还没着落。可是我们不可以放弃的。哪怕是倒数第一,下次我们也要争取变成倒数第二。真正的高贵是优于自己的过去,不负我心就好。

    小宝,我今天在机房上网,看到了你给我的留言,你说,没关系,你是最优秀的。其实我平常都喊你丰老师的。尽管很多人都喊你小宝,可是我还是习惯丰老师的喊法。不是生疏,是敬重。你从来都没有对我发过脾气。记得那次高考模拟,你过来问我的成绩,我低着头不理你。你喊了我好几声,我终于不耐烦的喊道,不知道,别问了。然后,我开始哭。你微笑着说,没事的,没事的。你哄我的语气让我觉得你像我的爸爸,很宠我的老爸。你有时候,又像个孩子。我还记得,当我不想上课的时候,我总会溜到你那儿,听你讲,讲你的看法。我还记得,我看书的时候总是感觉不到你站在我旁边。而你就会一直站在那,知道很久以后,我猛一抬头,看到你,惊叫一声,老师你吓死我了。你就会笑着说,打扰到你了吧。不知道是我看书太投入,还是你脚步轻的我都注意不到。后来,我的心静不下来,我说我要到你办公室写作业,你便要把钥匙交给我。那次,我去,你不在,桌子却已经收拾干净。和你一个办公室的胡老师告诉我,丰老师让你安心写作业。学政治,我是最轻松的,我懒得背。你也成功的让我们的政治学的相当系统化。还记得你的口头禅,啊,马克思太伟大了!一夜之间……中央用了震惊二字。娃哈哈(fafa)。你一直对我报以很大的希望,希望我考北大,希望我通过人大的自主招生,希望我在匡亚明学院越来越优秀。我会努力地,一定。

    我还想起了好多人,教会我温柔待人,温柔待己的露露,对爱情执着不已的芸豆,继续奋战的小惠,给我苹果吃的康叔,和我一样有着虎牙的丁哥哥,宽容我的刘也,貌似花痴的小楠,在同济学口腔的爷们,不知道怎么感谢的王朔,说我可以不写检讨的张老师,老是打我脑袋的“老头”。

    想你们了!你们一切还好吧?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粤ICP备07015598号]
           网上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