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费发布
当前位置:文苑笔墨首页 >> 散文随笔 >> 父亲的责任(散文)
父亲的责任(散文)
2009-09-09 15:11:32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26  文字大小:【】【】【
  •   父亲爱狗。那年,我小学要毕业了,因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母亲常年有病,亏了父亲鸡叫出鸭叫归,干了队里做家里,可就是填不饱一家七张肚皮。每到一年青黄不接,一家只好靠买薯渣吃糊口。  记得那是一个腊月的星期天,我随父亲上街买 ...

父亲爱狗。那年,我小学要毕业了,因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母亲常年有病,亏了父亲鸡叫出鸭叫归,干了队里做家里,可就是填不饱一家七张肚皮。每到一年青黄不接,一家只好靠买薯渣吃糊口。
  记得那是一个腊月的星期天,我随父亲上街买薯渣,回家路上,有只小黑狗被蒙了眼睛在路头哀哀地叫。父亲脚步停了几停,它又不叫了,刚想走,它又哭似的哀鸣。这叫声至今仍在我脑海里回响,当时我觉得它极像我那才三个月大的小弟的哭叫,是那种饿断肠的有气无力的哀哭。父亲只说了句:“看来你跟我有缘份,跟了我吧。”便将小黑狗带回了家。
  小黑狗非常可爱,也非常懂事,不像现在的一些狗被人宠坏,吃东西比人还挑食。它呀,填不饱肚子就自力更生去抓老鼠吃,也算是保住了我们一家不再鼠患的一方平安。我和弟弟们上学了,它会摇摆着弯弯的小尾巴,送到村口。下午放学时,又会到村口迎接我们,瞧它那绕着我们又蹦又跳又嗅又拱的热呼劲,仿佛分别了许久的老朋友似的。
  可爱的小黑,给了我和弟弟们许多的童年快乐。
  然而,好景不长,一个月后,瘦小嬴弱的小黑狗便遭到了一场灭顶之灾。
  当年,我们大队有个蹲点干部,此人不但专横跋扈,而且有吃“小”的嗜好,只要见了小鸡小鸟小狗小猫之类,必要先食之而后快。这个“小”干部见父亲捡回一只小黑狗,又勾起了贪吃的欲望,于是软硬兼施地要“买”来尝个鲜。父亲说:“你就是金山银山来换,也休想闻到半根狗毛。”为此,父亲不但得罪了“小”干部,母亲还与他闹了好几次别扭。
  第二年开春,我小学毕业,考上了初中,不但在政审上被“小”干部卡着,就连那6元钱一期的学费还差3元钱没有着落。母亲说:“莫读了吧,帮家里挣点工分也好。孩子你哪有读书的命哟!”我虽没有公开表示反对,可心中却想死要读书,口里答应着“嗯嗯”,哭腔便渐浓,一下抑制不住,眼泪就滚了出来。父亲一直蹲在墙角抽闷烟,突然猛抽几口,将喇叭筒一丢,吼道:“养子不读书不如喂头猪。谁说我的孩子没有读书的命,老子偏不信这个邪!”一下便冲了出去。
  不久便听到狗叫。见父亲拿根绳子在逗黑狗,那狗以为主人和它逗着玩,就乖乖地任凭父亲去套自己的脖子。也许狗也通灵性,不知是觉得父亲唬着脸,没了往日的欢乐,还是怎么的,后来就是不听父亲的调弄,只睁着一双哀求的眼睛直望着父亲。我看见父亲眼中似乎闪烁着一种晶莹的东西,我几乎要哭出来。父亲狠狠向我瞪一眼,便一手拉狗,一手提着一壶兑了水的烧酒,进了“小”干部的房门。那弓弓的背影象一张折断的箭弓,再也没有了一点张力。平时一蹦一跳的小黑狗,也失去了箭一样的敏捷,无精打采地在“弓”后面垂着。一幅多么令人碎心的油画啊!父亲!
  半夜里,父亲醉得东倒西歪地回来了,手里那6元钱捏得滚烫滚烫。
  小黑狗被卖了!
  父亲被卖了!
  我终于读上了初中。
  自此,父亲总是一副醉熏熏的样子,用他自己的话说,是“醉眼看人生”。听母亲说,有时在梦中也听他在念叨:“小黑!小黑!”
  我知道,父亲是在心中愧对小黑狗。为了儿子,他只能先尽一个父亲的责任。
  那么,又是谁在愧对我那父爱如山的父亲呢?是我这个儿子,当然还有产生那个社会的时代。 
作者文谭居士彭建华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粤ICP备07015598号]
           网上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