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费发布
当前位置:文苑笔墨首页 >> 微型小说 >> 微风浮动的青春
微风浮动的青春
2009-09-09 15:16:50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4  文字大小:【】【】【
  •     平安夜在大家的期盼中终于到来了,虽然是西方的节日,可是对于新一代的我们来说,却对此很重视。学校也组织了许多活动,今天晚上也有舞会,可是这些对于我们几个来说一点兴趣都没有,毕竟我们今晚还有更重要的活动。  已经 ...

  平安夜在大家的期盼中终于到来了,虽然是西方的节日,可是对于新一代的我们来说,却对此很重视。学校也组织了许多活动,今天晚上也有舞会,可是这些对于我们几个来说一点兴趣都没有,毕竟我们今晚还有更重要的活动。
  已经六点了,外面天空也渐渐的黑了起来。我们几个都在宿舍等待着,虽然大家都没有说话,可是这种气氛无疑说明我们每个人都很紧张。在帆子他们的催促下我给燕子打电话说:“燕子,你们准备好了吗?”
  “差不多了,你们人呢?”燕子问我。
  “都还在宿舍呢。”
  “那待会我们去哪里找你们呢?”
  “不用了,我让帆子去接她们好了。”
  “也行,反正他认得琪琪,那你呢?”
  “你在宿舍等会,我待会去找你,我有话对你说。”我小声的对燕子讲。
  燕子也有意压低了声音说:“你想对我说什么啊?”
  “待会不就知道了,那我让他们过去了,你让琪琪她们下来,十分钟后我去找你。”
  “好吧。待会见拉。”说完就挂了电话。
  打完电话我就对帆子他们说:“帆子,你们三个现在就去她们楼下接她们吧。”
  “什么,我去,那多不好意思。”帆子好像很紧张的说。
  “我们又不认得她们怎么接啊。”蟋蟀也在旁边插嘴。
  “帆子不是认识琪琪嘛,人家就要下楼等你们了,还不快去,我还有事。怎么之前信誓旦旦的,关键时候就都没气了。”我故意气他们。
  立方体拍拍帆子的肩膀说:“宇风说的对,有什么好怕的,咱们走。”说着就把他们两个拉出去了。
  其实不光他们,我也有点紧张,再把送给燕子的礼物拿出来看看,生怕哪里出问题。等他们走了没多久后我也深吸了一口气出发了。现在天已经基本上全黑了,风吹着虽然有点凉,可还是蛮清爽的。来到她们楼下的时候,我给燕子打了电话:“怎么,老婆等急了吧。”
  “才没呢,你在哪里呢?”
  “往窗户外面看看。”
  燕子看到我正站在她们窗下,她开心的说:“你等下阿,我马上下去。”
  很快燕子就下来了,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向我跑过来,看得出来为了今晚燕子可是特地打扮了一番,她美丽的脸上写满了幸福,我牵着她的手装作好像很生气的说:“你看你,跑这么快干什么。”
  “人家想你还不行嘛!”燕子像个孩子似的看着我“对了,你让留下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阿,就是给我老婆买了份礼物,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是吗?我太幸福了,给我买了什么啊?”燕子说着就上我手上去抢。
  “你干吗?”我故意的说。
  “拿礼物啊!”
  “那个谁说不是我老婆来着,怎么现在又承认了阿。”我笑着故意逗她生气。
  燕子眨着她水灵的大眼睛说:“有嘛?怎么你们男生还记仇阿,真小气。”
  怎么感觉我真有点小气似的,我说:“反正这是送给我老婆的。”
  “是不是接过这个就意味着是你老婆啊?”燕子眨着水灵的眼睛看着我。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可是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就抢走了:“反正这是我的了,什么东西啊,软软的。”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燕子打开后很开心的说:“好漂亮的帽子哦,你说我戴上好看不?然后她又戴上手套。”在我面前开心的晃了晃。
  看到她很喜欢,我也就放心了“当然好看了,你那么漂亮,戴什么都好看,手套暖和吗?”
  “恩,好暖和阿,宇风,谢谢你啊。”燕子幸福的笑着说。
  “那你打算怎么奖励一下啊?”
  “好啦,要不满足你一个愿望好了。”燕子说。
  “真的?”
  “嗯”
  “那要不让我亲一下。”
  “亲我?送点东西就想占我便宜阿,别臭美了。”燕子低着头说。
  “你不是说满足我一个愿望的嘛!”我无奈的与她评理。
  “是啊,可这个愿望我现在实现不了啊!你又没说日期。快走吧,他们还都等着呢。”燕子拉着我的手说。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好啦,走吧。”
  等我们快要到雅阁居的时候,帆子打来了电话问我:“宇风,你们怎么还没有来啊?”
  “马上就到门口了,你丫急什么。”
  挂上电话就看到帆子出来接我们,我们三个一起进去了。
  门一推开我就说:“不好意思啊,迟到了,让各位久等了。”
  没想到琪琪她们看到燕子,竟然惊奇的说:“燕子,你帽子好漂亮啊,怎么没见你戴过。”
  燕子看看我红着脸说:“宇风送的。”
  坐在琪琪旁边的任晓青说:“燕子好幸福啊,要是有哪个男生送我东西就好了。”
  立方体听到这话,就大声说:“你喜欢什么,我送给你。”
  “同学你哪位阿?为什么让你送。”任晓青很不屑的瞪了一眼立方体。
  任晓青的这一句话可弄的立方体一脸尴尬,看立方体脸都红了我就赶紧圆场说:“既然都来了,就坐吧。”
  燕子坐在我旁边,四个女生坐在一起,帆子认识琪琪,所以就坐在了琪琪旁边。我拉着燕子对立方体和蟋蟀说:“你们几个都应该认识了吧,燕子你们两个还第一次见面,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燕子。”
  立方体和蟋蟀恭敬的说:“敬仰大名,果然很漂亮啊,还以为宇风骗人呢。以后有什么事一定罩着。”
  我又对燕子说:“这位是陈强,外号立方体,这位是李小强,外号蟋蟀,他们是我们宿舍的QQ组合。”
  燕子很淑女的对他们两个笑了笑:“很高兴认识你们。”
  正当我要坐下时,燕子对任晓青和林叶说:“这就是我给你们说的陆宇风。”然后燕子指着琪琪旁边的那个对我说:“宇风,这位是任晓青,”又指着坐在她旁边的说:“这就是我们的才女,林叶。”
  我这时才想起来曾经得罪过她们,赶紧对她们俩笑笑说:“两位美女,很高兴认识你们。”我正庆幸她们没有认出我时,任晓青突然说话了。
  “怎么觉得在哪见过你啊?”任晓青看着我沉思着说。
  “不会吧,你是不是记错了。”我赶紧说,企图蒙混过关。
  “是啊,你怎么可能见过宇风呢?”燕子也不解的问她。
  “叶子,你有印象吗?”任晓青看看林叶说。
  “我也觉得有点面熟,可是忘了是怎么回事了。”叶子对任晓青说。
  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时,帆子救了我一命:“世界上长的像的多着呢,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况且我们宇风是标准的帅哥,所以谁看着都有点像明星,所以眼熟难怪。”
  任晓青点点头说:“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说:“行了,别说了,开始吃饭吧,都凉了。”
  由于我们早已经订好,所以服务比较周到,并且菜上的也快。每次上来一道菜,我都会很认真地夹给燕子,并且温柔的说:“燕子,尝尝这个怎么样。”
  也许是我们太亲密了,当我们抬头的时候,发现他们都在看着我们,感觉怪怪的。
  “你们怎么不吃啊,看我们干吗?”我说。
  “宇风,我说你们也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好不。”帆子可怜巴巴的说。
  “怎么了?”我感到很纳闷。
  “你什么都给燕子夹,我眼都看得直了,嫉妒死了。”任晓青说话很直接。
  燕子看看也有点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说:“老大,我夹给你,尝尝这个。”然后夹了块红烧肉给她。
  帆子看了看琪琪,对琪琪说:“琪琪,你吃什么,我夹给你。”
  琪琪对帆子说:“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不麻烦了。”
  可能是刚认识还有点不好意思,过了会后,大家就都比较自然了,话夹子也打开了,彼此互相聊着。
  蟋蟀问叶子说:“林叶,听说你可是才女阿,要不今天即兴作首诗?”
  我们三个也在旁边附和说:“是啊,林叶来一首。”
  叶子不好意思地说:“我哪是什么才女阿,都是她们随便叫的。”
  任晓青看看叶子说:“叶子,咱们可不能让男生看不起,就来一首吧!”
  琪琪也说:“是啊,叶子”
  叶子红着脸摇摇头说:“我真的不会阿,不理你们了,吃东西。”
  看看叶子确实招架不住,燕子就替她解围说:“我们叶子可是淑女,你们不准难为她啊,要不然。”
  这时服务员端上来一盆龙虾,看着美味的龙虾,大家都把心思放在了那个盆子上面,还没等服务员放好,立方体就下起了毒手,夹了一个最大的。
  任晓青看到他无视女生的存在,愤愤的站起来正要开口教训他时,立方体竟把龙虾放进了任晓青的碟子里,并且很温柔的说:“晓青,给你个大的。”
  任晓青虽然平常是个很吃的开的女生,可看到立方体对她这么好,也突然感觉有点不好意思,美丽的脸蛋竟然泛起了淡淡的红润。
  “谢谢你啊。”任晓青一改刚才对立方体的态度,温柔的说。
  帆子看这架势,也迅速的给琪琪夹了一个“琪琪,这个比较肥,肉多。”
  燕子看他们都那么殷勤,故意的说:“我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想法阿?”
  立方体说:“没什么想法阿,只是觉得为美女服务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任晓青听他这样夸自己,更是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之后我和燕子都亲昵的说些悄悄话,然后趁他们说话的时候,慰问着我们的肚子,至于他们会怎么样,就看各自的本事和造化了。
  帆子问琪琪:“你哪里人啊?我江苏无锡的。”
  “我北京的。”琪琪说。
  “听说你爸妈都出国了,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什么感觉啊,会不会觉得孤单?”
  “现在没什么感觉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
  “上次再图书馆看到你,真的很意外阿!你都喜欢看什么杂志?”帆子接着问她。
  “《读者》还有《知音》都比较喜欢,不过我更喜欢看诗歌,所以最喜欢看的书还是《诗刊》,你呢?”
  “我啊,没那么高的雅兴,我喜欢看武侠小说,是不是很没品味。”
  “每个人的兴趣不一样啊,自己喜欢就好。”琪琪笑着说。
  那天最失败的就是蟋蟀,不过也没办法,林叶是有心上人的,我不知道没有把叶子的事告诉他是对的还是错的。
  怎么说呢,我想那天最幸福的就是立方体和任晓青了,可能他们真的有缘份。他们聊得很投机也聊得最多。
  立方体对任晓青说:“你是她们的领导啊,看来咱们都是相同的官衔呢。”
  任晓青可能没有听懂他的话,不解的说:“什么意思啊。”
  “就是咱们都是宿舍领导啊!”
  任晓青开心的笑着说:“呵呵,你还挺幽默的阿。对了,他们为什么叫你立方体阿?”
  “这个阿,有一定的历史原因,有没有看过新的好莱坞电影《变形金刚》?”立方体问任晓青。
  “没有,和那有什么关系啊?”
  “那部电影里有一个神秘的东西叫立方体,具有无穷的能量,可以使任何机器智能化,他们看我平时反映比较慢,有点像机器人,所以说我被立方体辐射了,因此以后都叫我立方体了,就这样。”
  任晓青听完哈哈大笑,我们都被她吓一跳“那我以后就叫你立方体了阿,介意不?”
  “没事,当然不介意了。”
  “对了,你家哪里的阿?”任晓青问他。
  “哦,俺那嘎子东北人,沈阳的。你呢?”立方体突然来了一句东北话,大家还真没有反映过来。
  “我上海的。”任晓青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上海的阿,那里可是个好地方,中国最发达的城市,真羡慕你们。”
  “有什么好羡慕的阿,在哪里不都一样,再说,上海那边没有像海城这样的地方安静,说心里话,我蛮喜欢这里的,看到这里的花草,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就觉得亲切。上海没有这种感觉。”任晓青叹着气说。
  “是啊,我也喜欢海城。”
  “对了,你喜欢音乐吗?”任晓青问
  “那是当然,没有音乐那生活岂不很枯燥。你都喜欢听谁的歌啊?”立方体问任晓青。
  “这个不好说阿,只要是好歌我都喜欢,呵呵。”任晓青开心的说。
  那天晚上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可是立方体和任晓青却没有任何想走的意思。可是,最终还是被我们拉走了。从里面出来才感觉外面已经冷多了,由于今天是平安夜,所以虽然很晚了,可是路上的人还是蛮多的。我拉着燕子的手,他们则在一起说说笑笑的。
  我问燕子:“燕子,冷不冷啊?”
  “不冷,宇风你呢?”燕子问我。
  “还好了,今天看来他们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是啊,没想到陈强和我们老大那么聊得来。”
  “我想现在蟋蟀的心情一定很复杂吧,我没有把林叶的事告诉他,不知道是对是错。”
  “说了又怎么样,不说又怎么样,这种事只有靠他们自己。”燕子很平静的对我说。
  “是啊。”
  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前方一簇烟花腾空而起,在空中绽放开明亮而美丽的花朵,照亮了一方天空,仅接着那鲜花盛开处转来一声巨响。
  “好漂亮啊。”燕子说。
  “我最喜欢烟花了,可是长这么大还没有放过,真遗憾。”琪琪小声的嘀咕着。
  “要不我改天买给你?”帆子对琪琪说。
  “不麻烦了,我也不太敢。”琪琪委婉的说。
  “看那地方好像是学校里阿,在干吗?”任晓青问立方体。
  “我想舞会大概还没有结束吧。”蟋蟀猜测着说。
  “现在都几点了,早该结束了阿。”林叶看着手表。
  “要不去看看吧。”立方体建议说。
  “算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课呢。”琪琪对燕子说。
  “我也想回去了。”林叶也感觉有点累了。
  “好吧,那我们就送你们回去吧。”我说。
  燕子松开我的手:“宇风,你们回去了,我们四个人呢,都到门口了,自己回去好了。”
  “还是送送吧。”我看着燕子说。
  “是啊,宇风说的对,又不远。”立方体说
  “不用了,你们回去吧,我们自己走就可以了。”任晓青说。
  “那好吧,你们路上小心啊,回去早点休息。”我对她们说。
  “知道了,那宇风我们走了。”燕子她们向我们摆摆手就走了。
  看着她们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黑夜里,我们几个也就回去了,回到宿舍帆子就对立方体说:“立方体,行啊,看不出来呢。”
  “什么意思啊?”立方体问我。
  “看你平时反映比人家慢半拍,没想到追起女生来还真厉害啊。”帆子这口气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
  “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到,你们说她对我怎么样啊?”立方体不好意思地问我们。
  “你啊,还真有你的,一只虾竟征服了一个女生的心,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阿。”我深深的向他鞠了一躬。
  “呵呵,只是我觉得她真的很不错,自从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感觉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她。”立方体幸福的说。
  “那你小子可要好好加油啊,兄弟支持你。”帆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看看蟋蟀在床上躺着,也不说话,知道他心里不舒服,于是给帆子他们俩使了个眼色。
  “蟋蟀,男子汉大丈夫,咱不能一次就被打倒了阿。”立方体安慰着蟋蟀。
  “是啊,立方体说的对,咱得坚持,琪琪不也对我不冷不热的。”帆子说。
  “蟋蟀,以后还有得是机会,我想只要你喜欢她,终有一天你会感动她的。”我也安慰他说。
  蟋蟀坐起来,看看我们说:“你们说的对,我蟋蟀谁阿。我决定了,以后不再沉迷于网游了,我要改变我自己。”
  “我也是,兄弟陪你。”立方体说。
  “不只蟋蟀,我们都要改变自己,同生死共患难。”我义气激昂的附和着。
  “大哥,有那么严重吗?”蟋蟀看看我很惊讶的说。
  “呵呵,这个,那共进退。”我赶紧更改。
  那天平安夜的晚上,大家虽然早早的上床了,没有人说话,可我想大家都在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心思睡觉吧。
  以后的几天里,我一直沉浸在平安夜的幸福里,没事的时候就翻开《借我一生》看,虽然已经看过一遍了,可是自己还是那么喜欢。帆子现在也不怎么看武侠了,而是喜欢上了诗歌,可能是爱屋及乌吧。蟋蟀感觉有点失落,可能还没有从那天的失意中走出来。至于立方体,感觉有点神秘,总是莫名其妙的失踪,每次从外面回来,都是一脸的喜悦,我们问他,他也总是避而不谈。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粤ICP备07015598号]
           网上报警
  •